譚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主題: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《地部 》
山木
來自:台北
發表 時間:2017/6/5 下午 08:25:00   IP: 1.171.104.*

主題: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《地部 》
  地部 ■
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鸞著作
 

山木
來自:台北
回覆 時間:2017/6/5 下午 08:28:00   IP: 1.171.104.*

主題:
  第二輯 地部
黃泉道上多奇景 地府修真第一篇
幽冥路上誰人到 珙摁v徒論鬼仙
師徒愧咎延天命 地府今宵訪鬼仙
罪戾消除修果位 天傳大道澤幽冥
講經堂埵禰照 地府幽魂沐聖熙
 

山木
來自:台北
回覆 時間:2017/6/5 下午 08:35:00   IP: 1.171.104.*

主題:
  第二輯 地部
南天哪吒三太子仙師 降   一九八0年二月十二日
  地統開於丑,乃重濁之氣,歷經一萬八百年後下凝而為地也。地乃實質
之地,而以承載萬物,並供萬物生長繁衍者也。故,地乃萬物之根源也。
  地分南北兩極及四大部州,又有海洋土地,萬物生長,各依其性而作其
適性之生存成長。如人生陸上,魚游水堙A而大地上尚有其它動物、植物、
海底中亦有不少之生物存在也。
  但這些狴u是大地的表面而已,在深入地底之中,狺揮O有境界,那就
是陰曹地府,也就是生物死亡後,一縷幽魂所依歸的地方。
  地府分十殿,每殿各有一位冥王。又有十八層地獄,及枉死城等。因地
府乃專司凡間生物死後,分判其在世所行善惡,然後判定其功過後再呈奏天
廷,使其輪迴世間,而完因果。所以,各殿之職司,也俱不同。惟因地府乃
執法之處,故肅穆森嚴之氣氛,令人望之而生畏。而各地獄之間的各個刑罰
之所,乃秉冥王之命,經判定罪魂所應得之罪後而執行其刑罰。所以,地府
處處均是陰氣森森,哀鴻遍地,悽慘景象,令人不忍卒睹。
為什麼地府要如此呢?這就因為世人不知行善立德,反而處處為非作歹
,這些罪孽累積的惡果,形成了一股戾氣,如果不作折磨,將戾氣消磨殆盡
,那麼,就無法囘復純潔的元靈投胎了。
  但,地府仍有光明的一面,這光明的一面在那堜O?那就是,地府也能
修道。如果罪魂在受刑期間,得悟大道,照樣可以成仙。在地府,就有許多
鬼仙。這些鬼仙,就是鬼魂之中的得道者。那麼這些鬼仙的修道方法,與生
人是否不同呢?道,天界、人間、地府,一理俱同,有分別的只是時地與成
果而已。
  鬼仙成道,就如人間得道一樣,照樣可以進修道果而位列金仙,這就是
天心至仁,公正無私。絕不會因為這些罪魂在陽間的惡行,就認定他們是不
可救藥之輩,而棄之不管。相反的,在地府修道,比在人間可更容易得獲機
緣。換句話說:地府的修道,可以免除一些不必要的外魔誘惑。而且,位證
鬼仙乃是天廷頒賜果位,無須再修人間之道了。而且,一旦位證鬼仙後,就
有資格接受地府冥王延聘職司,則可脫離罪魂行列了。
  總而言之,地府修道與天人修道一理相同,並且天心眷顧殊深,地府中
,時有天界神仙聖佛,到此說法佈道,以助幽魂修道。
 

山木
來自:台北
回覆 時間:2017/6/22 下午 03:23:00   IP: 1.171.104.*

主題:
  黃泉道上多奇景 地府修真第一篇
南天哪吒三太子仙師 降 一九七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
詩曰:上窮碧落下黃泉。地府修真亦可仙。
   正是三曹同一理。天心至正道無偏。
又詩:率徒拜訪地藏王。為著金篇夙夜忙。
   後果前因皆誌錄。鬼仙修道沐恩長。
聖示:幾月來,吾率徒往返天凡,在天界尋訪金仙,而著「三曹成道捷徑史
傳」,而今《天部》已著完,茲又續著《地部》,遊完天界,而下地
府,雖然辛苦,但,天地珍聞奇蹟,盡收眼中,亦千載難逢之奇緣也
;而著書期間,每每恭聆金仙開釋奧妙天機,大有助益道果,實為一
大收獲也,況,天命難辭,吾亦勉力而為了。
《地部》乃專述:「地府之修真,鬼仙得道之過程」也,其法奧妙,
而修道過程,大同小異於人間修道,惟,人、鬼之別,故又有,珍奇
之處者也;而捷徑之方,若無親聞其事,實難取信於世人也。
時辰已到,吾徒,先賜飲「護靈符」一道。
勇筆:護靈符,請問恩師:「以前我們著書,上天界乃飲<聚靈符>,今日
,怎麼會變成要賜飲<護靈符>呢;這兩種符,功用有別嗎?」
仙師:當然不同;天界乃處處,祥瑞之仙靈境界,所以,你只要飲下<聚靈
符 >,凝聚全身靈氣,發揮最高潛能,自能應付自如,而不用害怕在
天界會受到傷害。
而今日,我們乃是要下地府,地府乃比大地更重濁,污穢凝聚而設,
更兼遍佈凶鬼惡煞;所以,如果沒有賜飲<護靈符>,以保護你原靈
,那麼,為師如果萬一有個護衛不到,後果就不堪設想了。
這樣,你明白嗎;快快飲下「護靈符」。
勇筆:弟子明白了,……已飲畢靈符了。
對了,恩師已答應弟子,訪地府的時候,要讓弟子駕御風火輪,品嚐
一下,風馳電掣的感覺,想必恩師不會忘了,而失信於弟子的。
仙師:頑徒,你就只記得好奇、好玩;為師又怎會失信於你呢?
前日不是已教過你,駕御風火輪之法了,你可記得分明?
勇筆:謝謝恩師,弟子當然牢記不敢忘。
仙師:好了,那就上風火輪來,我們必須出發了。
勇筆:是,風火輪,大,……喝,止;嘻嘻,恩師,風火輪已變大,足夠容
納兩人了,恭請恩師上輪,……請問恩師,足靠套穩了吧,……待弟
子默唸神法……喝,風火輪,起。
嘻嘻,恩師請看,弟子駕御風火輪,可不是得心應手,不輸恩師啊;
那麼將來弟子就繼承衣鉢,尚請恩師一併將風火輪賜予弟子了。
仙師:少得意,風火輪乃太乙至寶,陽剛烈猛之性,以你初學乍會來駕御,
若不小心,等會你就有苦頭吃了;至於你想要風火輪,那就要看你的
造化及福份了。
勇筆:恩師此話怎說呢?
仙師:風火輪乃至寶,已具靈性,自然擇主,你若與它無緣,又焉能成為它
的主人呢?
勇筆:原來是這樣的,那麼將來弟子若是得道,也要去尋找一項與弟子有緣
的寶物,而且,最好能夠類似風火輪飛馳。
仙師:為什麼一定要有寶物;而且類似風火輪?
勇筆:因為一旦得道成仙,總得有樣寶物陪襯,那才顯得威風啊!
弟子所看到,多位得道仙人,如:八仙等,都各自有寶物,另外,或
者有脚力呢;至於弟子為什麼要選擇,類似風火輪,那是因為弟子要
效法恩師,足踏風火輪,歷遍天地各處,除奸斬魔,顯化濟世啊!
仙師:好,說得好,有志氣,為師嘉許,讚佩你後一項的說法,可是前一項
說法,為師就要糾正你的錯誤觀念了。
你可知,仙家所以要有一件寶物,那絕不是,是為了作陪襯或顯威風
的,而是這些寶物,在他的修道過程,有助於他「收妖降魔、立德修
功」;或者,在他膺任天命重責時,有助於他完成使命,可以說:「
是實際的功用。」
所以,仙人對於長年隨伴自己的寶物,都愛逾性命,加以「性命、精
神」修練,而至契合有若一心,因而仙人常常有,因寶物被毀而死亡
;另外,寶物受主人的苦心培養,而至具有靈性,可以啟發靈覺,而
聽從主人的「使喚、運用」,比如說:「風火輪,在你施法時,已啟
發了它的靈覺,所以,當你要它變大,它就如命變大。」
而在如今,我們要下地府,你這駕御之人,狳S有指示路途方向,可
是,它狺]能完成使命;這就是,因為當它靈覺被啟發後,就能得知
主人之意向,這就是,寶物神法的「奇妙與珍貴」,你明白了嗎?
勇筆:多謝恩師教誨,弟子明白了。
不過,有朝一日弟子成道,仍然決心找尋一件,類似風火輪的寶物;
但是,弟子的想法已去蕪存菁,不再有前一項的幼稚想法,而立志以
後面的想法來運用寶物,以免辱沒了寶物的靈性,再則亦可,為本身
立下大功果。
仙師:好,如此始不負為師的期望。
勇筆:恩師,……咦,我們怎麼會飛到海洋的上空,風火輪似有往下俯衝的
趨勢!
仙師:別驚異,這正是,要往地府必經之路!
勇筆:難道,地府是在海底?
仙師:不錯,而且是在海底的地堙C
勇筆:啊,我們已衡進海水堣F,咦,弟子竟沒有感覺到在水中的窒息,及
浮力與衝擊?
仙師:這是因為,你如今只存靈體,而無肉體。
勇筆:原來如此;……哦,到了海底了。
噫,竟又繼續往下降,沉進地底了,這感覺就像是在土遁一樣,鑽穿
著泥沙、石土而行走,眼前俱是一片黑暗,感覺中,沒有一點聲音。
仙師:地堣]像水中,有一股窒息的壓力,只不過目前,對你來說,已構不
成威脅傷害了。
勇筆:啊,眼前豁然開朗,終於穿過地底了!
哦,恩師,面前一望無際的空曠,在遠處珓頇薴a的,有一座門,矗
立在那兒,這是什麼呢;好奇怪的景像啊!
仙師:這堙A就是要進;地獄之門的「鬼門關」了。
勇筆:哦,這奡N是「鬼門關」,好像與傳說不大一樣,怎會很怪異的,就
只有兩片門扇組成一個門的形狀,而旁邊就再也沒有:門樑、門框、
門楣,或者,牆壁以及其它的東西了呢;怎麼這樣的奇異呢?
……近了,咦,門上面本該是門楣的地方,珙O橫有一匾,上書:「
鬼門關」三大字,而在門前;啊,是牛、馬將軍。
仙師:現在,我們進「鬼門關」吧!
(師徒二人走向「鬼門關」,近前,牛、馬將軍攔住。)
牛將軍:你們二人是誰?
馬將軍:未成鬼魂,為何來至地府?
仙師:兩位將軍請了;吾乃南天哪吒三太子,茲奉 玉旨,率徒開著「三曹
成道捷徑史傳」《地部》,今日,乃是專為訪問地府修真情形而來,
天界旨令在此,請過目,往後尚請予以方便。
牛將軍:跪閱 玉旨,是真不假,開大門。
馬將軍:得迎天仙,牛、馬榮幸,快請進。
勇筆:嘻,兩位將軍,一唱一和,可真有板有眼。
仙師:咄,劣徒,不得胡說,快隨為師進關。
勇筆:好嘛,不說就不說,明明是真的,怎能……。
仙師:吾徒,修道者,須注意口中積德,不能隨便說話,應明白,禍從口出
的道理;若果,說話太缺德,專揭人之短,那麼,一定會引致別人惱
羞成怒,或者怒恨,如此豈非,自惹麻煩!
勇筆:恩師當頭棒喝,弟子知過了。
仙師:好了,已進入地府「鬼門關」。
勇筆:啊,恩師,關內怎麼好多鬼役以鐵鍊,拘提著許多人犯,而那些人犯
,有些是面帶憂容,或哀悽;啊,恩師,另外怎麼,有些人犯被鬼役
拘提著的時候,滿面兇容,暴跳如雷。
仙師:這些就是,人死後的鬼魂,被鬼役拘提,往冥府報到,以待審的人,
有的在生前,事尚未了,故死後,仍縈牽掛懷;也有的人在生前,無
惡不作,生性兇惡,到了地府,仍不知大難臨頭,這些都是罪魂。
你再看遠方,有個身穿袍服,滿身光明的福神,引領著一個,滿面忠
厚的老人,迎面而來,那就是善魂;如今,他不是要去「聚善所」,
就是要「投胎-富貴人家」了。
勇筆:哦,恩師,左方有好幾個鬼役,正追逐著,好幾個青面獠牙的大漢,
那是作什麼,啊,那些大漢,不但敢跟鬼役博鬪,並且旁人都被波及
,被那些大漢,撞得東倒西歪。
仙師:嗯,這些大漢,想必都是惡魂,不服管束,真是孽障;吾徒,緊隨為
師身後,待為師幫那些鬼役,收拾這些惡魂。
勇筆:只見恩師祭起乾坤圈,那些惡魂一見乾坤圈,大放寶光,竟都面色發
青,混身擅抖的,緊縮在一起了。
很快的,鬼役就將他們套住鐵鍊,恩師等惡魂被套牢鐵鍊後,才收回
乾坤圈。
仙師:吾徒,我們走吧;免得那些鬼役上來,又得一番,繁文褥節的客套,
自惹麻煩。
勇筆:對,看那些惡魂,奇形怪狀的兇惡像,就嘔心,快走為上。
哦,恩師,如今我們到那兒去?
仙師:今天我們開著《地部》,來到地府;首先是,拜訪地藏王菩薩,你應
作好準備。
勇筆:是;咦,恩師一握弟子之手,怎麼眼前景像,變得模糊,游移不定。
仙師:這是為師運用仙法,跨步千里,煞那易位,所以,你肉眼凡胎,自不
能看清景像了;好了,如今目的地已到,速整衣冠,隨為師上前。
勇筆:哦,眼前一宮,琉璃翠瓦,氣象萬千,並且,寶光閃耀,大異於地獄
之黑暗污濁。
仙師:這就是,幽冥教主所居之「翠雲宮」。
勇筆:恩師,等會拜見菩薩時,弟子有個問題想請教菩薩:「是男是女。」
;如此可會冒菕H
仙師:當然不會,不過,這個問題,世人傳說,紛云不定,男女之說,各執
一詞;在此,為師狾酗@番話,你可曾記得,本書《天部》拜訪金仙
時,有位金仙曾說過:「金仙本無分男女,而是陰陽之性。」
或許,當初修道時,借假體,卽肉體而修,是以男女有別,可是一旦
成道,甚至位證金仙後,假體已去,卽無男女之形別了。
勇筆:那是金仙,難道菩薩也已是金仙之果位了。
仙師:當然不是這樣;為師的意思是說:「當修道者得道,卽已無男女之別
。」
勇筆:可是,世人珝Q要追求真像。
仙師:這大可不必;敬神如神在,每位聖佛要普度濟世時,都必定會顯化一
個假體,世人只要知道,此一位聖神則可,而追究男女,則乃屬多餘
,而無所謂了。
勇筆:那弟子可打消此意了;……咦,恩師,前面宮中,走出一位小沙彌。
小沙彌:小僧乃奉菩薩之命,迎接二位。
仙師:那就煩勞小師兄了。
小沙彌:不敢;小僧理當為賢師徒帶路。
勇筆:隨著小師父走進「翠雲宮」大門,只見堶情A空闊無比,陳設珗閉O
一間教室;請問這位小師父:「這堿O作什麼呢?」
小沙彌:這間像教室的前堂,是翠雲宮的說法堂,乃是菩薩為地獄幽魂,佈
道說法的地方。
勇筆:原來是講道說法之地,怪不得像間教室。
這間說法堂,盡頭左側有個門,出此門,有個小庭,分左右兩廂房;
請問:「這兩邊廂房,又是作什麼用呢?」
小沙彌:這是天界高真、仙佛,受邀請為幽冥說法、普度時,所靜坐、休息
之客房;以及地府修真、記載、誌錄等,藏書房。
勇筆:菩薩可真,用心良苦,備客房,以請仙佛到地府,為幽魂說法;走過
此地,穿越一道拱門是後進,只見瑞靄遍佈,金光萬道,為黑暗地獄
,獨樹一處,氤氳仙境。
這堙A想必就是,菩薩在地府的清修之處了。
小沙彌:不錯,菩薩佛駕駐錫之處,尚請賢師徒稍候,容小僧進去,稟報一
聲。
仙師:多謝小師兄。
勇筆:恩師,在這黑暗、悽慘的地府之中,幸好還有菩薩,大慈大悲,在此
說法,為此開闢一個,光明的地方,如此,地獄幽魂,定當受益不淺
;黑暗之中的光明,必定令人,響往不已。
仙師:菩薩心腸,世人皆知;佛曰:「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。」
地獄之中,幸好,佛光普照,是以,渡得多少幽魂,免再沉淪啊!
勇筆:由此可知,若有心向上,則黑暗之中,仍有光明之路可走。
……小師父,出來了。
小沙彌:菩薩已在堶戚埲r,賢師徒,請。
勇筆:後進之中,有座八角飛亭,亭中蒲團上坐者,大佛帽,金光架娑,就
是菩薩了;面前,香爐一鼎,祥煙繚繞,莊嚴肅穆。
仙師:吾徒,快隨為師,上前拜禮;……南天哪吒率徒南天直轄鸞堂武廟明
正堂正鸞生勇筆,拜見菩薩法駕。
菩薩:賢師徒快請,不用多禮。
地府之中,簡陋安身,來,賢師徒,亭上蒲團坐。
仙師:謝菩薩賜坐。
(勇筆隨恩師在亭中兩側,分別盤坐後,自思著:「好和祥的聲音,聞
之令人,惡念全消,靈臺生淨,久聞佛門高僧有禪唱、龍吟等妙法,
可使人心神清寧,果是不假。」)
菩薩:賢師徒,地府之行,辛苦了。
仙師:不敢,有勞菩薩關懷;哪吒蒙天恩眷,奉旨率徒開著「無極寶書-三
曹成道捷徑史傳」一書,分《天、地、人;三部》,《天部》已順利
著完,乃又繼續開著《地部》。
故於今日,來到地府,拜訪菩薩,將全部過程,以列入《地部》首篇
;所以,打擾菩薩清修,尚請恕罪。
菩薩:天心至仁,合於天數之運,而降寶書於凡間,賢師徒天大造化,恭承
天命,負著造寶書,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之全責。
拜訪天界之後,而下地府,天地往返,其苦可知;又此乃普度地府之
最大良機,吾為幽魂賀喜,此非止感戴天恩,也該為賢師徒之上體天
意,輸誠心力而致敬意,又何言:「恕罪之語呢?」
仙師:由此一番話,菩薩表露出對地府幽魂的,無盡仁心及關懷。
菩薩本該早證「無上佛果」,狾]至大仁心,誓願而自願身入地獄,
以弘揚佛法,而為幽魂普度出苦;如此,愚師徒些許辛勞,原是本份
,更何足言道了。
勇筆:「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;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。」
菩薩的大誓願,擧世皆知;可是,濁世滔滔,惡孽不斷,菩薩宏願,
又在何時何日,始得完成呢?
菩薩:天心至仁,不忍視坐蒼黎輪迴苦海,而大道頻降,普度三曹,大開方
便之門,則乃攀登彼岸之路;雖然,世人不知上體天心而行正道,反
而胡作非為,自造罪孽,以致地獄幽魂不斷。
但,天心啈酗砟腄A普及幽魂,吾為出家人又焉能不盡全力,代天分
勞;況,天道普及地府,幽魂修真,亦可出苦而成道,所以,只要有
人肯以「我入地獄之心」,則何患,地獄之不空哉!
勇筆:但這只是消極的方法,不從根本著手,使地獄之路無人來,而在來到
地獄之後,方予教化,「修道」如此,豈非事倍功半了?
菩薩:不錯,若能在陽世間,人人向善,不造惡孽,則地獄之路,自然無人
問津,地獄之門可關;但,人世間,魔惑重重,五花十色,迷亂人心
,若要從根本著手,又豈是容易乎?
勇筆: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,這大誓願,菩薩定知,完成之難,則當初,菩
薩怎會立此,誓願呢?
菩薩:天地間,最苦、最黑暗者,莫過於地獄了。
當時,吾因不忍原靈在地獄受苦,狺S因此,乃孽報;所以,欲救原
靈,只好身入地獄之中,吾本有心,使黑暗地獄成空,原靈盡歸極樂
之天,永不再沉淪地獄之苦。
所以,才有「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之誓。」
勇筆:聽菩薩此言,弟子有一語,不知該說否?
菩薩:你但說無妨。
勇筆:那何不以菩薩無邊佛法,毀地獄,如此,豈非可使原靈,永不再受地
獄之苦了?
菩薩:當時,吾亦有此心意,但此一念,珜y無邊罪孽;況且,這也是不可
能成為事實。
勇筆:怎麼說呢?
菩薩:須知,地獄乃開天闢地時,重濁之氣,下凝而為地後,大地之至穢、
至重之氣所結成;再經,當時幾位施法金仙,奉天命,構築而成,誰
能毀壞得了!
勇筆:原來如此;不過,天心啈釵雂砥A為何還要降旨,設此慘烈之黑暗至
苦地獄呢?
菩薩:天心本有至仁,奈何原靈投胎為人後,不知上體天心,向善守正,而
趨向邪惡,造下無邊罪孽,以至產生「因果報應」。
天數運行,循迴不輟,生生不息,相應相成,是以設下地獄,一則懲
罰,人生於世之惡行,再則可,消其罪孽,以期使其暴戾盡去,還本
清純無垢之靈;否則,寃寃相報,何時了!
凡間之監獄,乃執行,為惡之刑罰,則地獄,乃昭天心之至正,「善
有善報,惡則惡報」也。
勇筆:不錯,地獄雖苦,不拘無罪之人;凡是到此之人,乃咎由自取,夫復
何怨。
菩薩:是的,罪孽堀y,不罰則難以昭公正;況,罪孽滿身,元靈難淨,不
藉苦獄,又何以消除,暴戾之氣,還我本來!
勇筆:對了,方才弟子隨恩師來到地府,狳ㄐu鬼門關」,只有兩扇門,而
周遭盡是,濃霧瀰漫;弟子曾見許多描述「鬼門關」的書籍,兩者之
間,大相A異。
是否可請菩薩,解開弟子迷惑!
菩薩:當,開天闢地,金仙施法時,大地之至穢、至重之氣,亦已結成地府
,惟當時尚未啟用。
直至天命,構築地府苦獄時,金仙們乃又施法,構成地府諸般刑獄;
「鬼門關乃地府之大門」,其餘,仍有些門戶可通行,但後來,世人
為惡日多,地獄幽魂,有增無減,雖增派冥吏皂役,仍不足以完全掌
握幽魂。
另外,當時地府,尚未籠罩苦霧,是以,常有幽魂逃入凡間;于是,
經地府諸王,上奏天廷,乃請金仙施法,凝聚濃霧,覆蓋整個地府,
僅留「鬼門關」通行,如此,整個地府,全被苦霧籠罩,地質靈氣不
入地府,而致整個地府,形成陰森無比之煉獄,如今之形態也。
勇筆:那麼,從地獄「鬼門關」,而致整個地府,是否有路與陽界相通呢?
菩薩:沒有。
勇筆:沒有;那麼,人死後,鬼魂又是怎樣,來到地府?
菩薩:天堂有路,地獄無門,這就是,陽間無路可通地獄。
但,地獄乃天地至穢、至重之氣,所凝結而成,是以,對惡穢之靈,
也有「絕大引力」;正如,地球有「地心引力」,可使,生人不墜宇
宙。
所以,世人一旦罪孽滿身,死後,惡魂穢重,自會被地府之「絕大引
力」吸引,而墜落地府「鬼門關」之前了;如此,你明白嗎?
勇筆:弟子明白了,惡魂乃罪孽滿身,是以乃自墜地府;而為善者、得道者
,靈魂清淨無穢,自是不受地府引力所吸,而昇天了。
菩薩:就是如此。
勇筆:剛才菩薩曾提及地府修真,地府幽魂的修道情形,正是本書《地部》
所欲拜訪錄載;如今,是否可請菩薩,先為闡示?
菩薩:當然可以;所謂「地府修真」,並非指在地府執事之冥吏皂役而言,
乃專指「幽魂修道」。
勇筆:「幽魂修道」;是怎樣情形呢?
菩薩:幽魂經地府冥王判定罪刑後,送交各獄執刑中,如成效優越,或者善
覺不昧,聞仙佛佈道說法而向道,在受刑之餘,而努力勤修不懈,則
可早日出苦,囘復純潔之靈,再得機緣,未曾投胎,則可在「地府修
真」了。
勇筆:菩薩如此說法,弟子聽不明白。
菩薩:「地府修真」;是「幽魂修道」。
成道,則為「鬼仙」,得「鬼仙」道果後;則與生人得道無異,可再
精修道果,至最高金仙果位。
勇筆:啊,幽魂亦可修至金仙果位!
菩薩:當然可以;不過,這過程,狾b幽魂修道之時期,最為艱難,剛才所
說:「囘復純潔之靈,才只是具備了,修鬼仙之資格而已。」
明確的說:「地府修真,必須從幽魂修起,而至善魂,善魂可投胎人
世,亦可受地府延聘為執事,或再受地府正規教化修道,而至世間接
神職,可是這狾酗@定年限,無大功果,仍須轉世投胎,這要視其善
德如何而定;而若有機緣,則可修鬼仙了。」
所以,「地府修真」的<公程式,是:幽魂進善魂而進鬼仙,再精修
大道果位>;另外,還有一種特殊機緣,那就是,人死後,鬼魂未至
地府報到,而成無主孤魂,在陽世飄蕩期間,立下大功果而成善魂,
進修「鬼仙」。
勇筆:呵,「地府修真」竟是如何奧妙而辛苦!
可惜,限於時間,不能恭聆菩薩闡示透澈;不過,「三曹成道捷徑史
傳」《地部》,所欲拜訪者,皆是「地府修真」有成之「鬼仙」,弟
子將可長見聞,而助己身之道果了。
菩薩: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開著完功後,當亦可有助於,地府幽魂修真,
吾在此,實為苦獄幽魂賀喜,並盼早日,目睹完功,普渡幽魂出苦。
勇筆:菩薩一片佛心,弟子省會,當盡全力,以期上慰菩薩苦心。
仙師: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《地部》開著之初,特來拜訪菩薩,以期能略
微了解「地府修真」情形;荷蒙菩薩不吝闡示,將為本書生色不少。
如今,任務已完,哪吒率徒就此拜別。
菩薩:襄贊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之著,吾雖乃奉天命,但更屬,衷心之願
,為三曹普度,放一異彩,在此預祝,賢師徒早日完功,上慰天心。
仙師:多謝菩薩嘉言;哪吒告退。
勇筆:拜別菩薩。
菩薩:毋庸多禮,吾就不送了。
  (兩師徒出到「地府」。)
勇筆:恩師,弟子方才本想請教菩薩,是否位證金仙,但轉念一想,本書《
地部》乃專著「地府修真」,金仙事蹟乃在《天部》訪完,於今主旨
不合,故又打消此念;所以,在此是否可請恩師稍作說明,否則,弟
子將耿耿於心了。
仙師:你這樣作就對了,本書開著,分《天、地、人;三部》,各部自有專
著之主旨,你身為主著正鸞生,靈遊天界地府,訪問各種修道過程,
自應把握主旨,盡情發揮;而切莫脫節,使「無極寶書」各部,各有
主旨,盡述天機奧妙,而得收,普度三曹之功效也。
至於,佛家果位,乃以「無上佛果」,如:「古佛、大佛,等」;為
最高境界,臻此,則如仙家之位證金仙矣,明白了嗎?
現在,吾等就囘堂交旨,準備下期訪地府。
 

山木
來自:台北
回覆 時間:2017/6/23 下午 03:02:00   IP: 114.25.229.*

主題:
  幽冥路上誰人到 珙摁v徒論鬼仙
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 一九八0年三月四日
詩曰:天意為公秉至仁。仁施地府可修真。
   真心向善常聞道。道本無難德是親。
聖示:天意無私,仁澤普及三曹,雖為,懲奸罰惡,暗無天日之地府中,仍
降大道,寄於,無限期望;只要,幽魂真心向善,而於天界聖佛為地
府幽魂說法之時,悟得「道」之精法,則可修道,與天人之修道,同
也。
修道無難,立德為先,有德則善,善則心正,心正意誠,誠而進道矣
;地府修真,尤為,本身之修養,蓋,地府幽魂,已失人身,則已免
除,諸般外惑、困擾,只一力求,得本身惡濁之氣,盡去,囘復原靈
之純潔、清淨,卽可近道而修之了。
今夜,著書時刻已到,吾師徒又將要開始訪問,地府修真有成,而得
鬼仙果位者之過程事蹟;吾徒,賜飲「護靈符」。
勇筆:是,……已飲畢「護靈符」。
仙師:那麼,伏上為師背後。
勇筆:不再讓弟子,駕馭風火輪了。
仙師:你已駕馭了一次,也滿足了,你的好奇心;如今,我師徒倆人,乃奉
旨著書,切莫貪玩而等閒視之。
一路上,你應多運用,頭腦思考,以備等會訪問,地府修道之情形;
你若意猶未足,當須痛下苦工,勤修道果,以期有朝一日,得證天界
果位,斯時,何患無寶物哉!
勇筆:弟子謝恩師教誨,當自勉而力行之。
仙師:那就好,如今,快伏上為師背後。
勇筆:是,……弟子已伏穩身體了。
仙師:乾坤圈,放;風火輪,起動。
勇筆:咦,恩師,乾坤圈怎未將我們的身體束緊了;是不是失靈了?
仙師:啊,到現在,你才發覺,乾坤圈只是將,我們師徒的身體罩住,而未
束緊嗎;上一次,我們下地府,訪問地藏王菩薩時,也是如此啊!
勇筆:哦,上次也是這樣嗎;或許,是因為驟然間,從上「天堂」而至下「
地府」,心情不一樣,有些緊張,所以,弟子才沒發覺到。
……請問恩師:「訪問天界時,恩師放乾坤圈,乃是牢牢的將弟子束
在恩師背後,而此次,為何乾坤圈只圍住身體,而未束緊呢?」
仙師:因為,往天界須經過「大氣層」,為師怕你亂動,而掉落宇宙中,故
要束緊;如今,乃下地府,在地底中,穿土行走,如果沒有藉乾坤圈
之力,分地使行走路線,得有較大的空間,那麼,你將會因為,地底
的壓擠而死。
勇筆:難道,乾坤圈束緊;就無法,分地了嗎?
仙師:不是不能,而是束緊後,它就僅能以,多大的體積,而鑽擴,多大的
路線空間而已;在天界,不用開路,它僅保護你,卽可,故以束緊。
如今,它不但要保護你,更要開路;所以,放大,乾坤圈,圈內,護
你,圈外,邊緣開路。
勇筆:原來如此。
仙師:吾徒,上次拜訪,地藏王菩薩後,你對於「地府修真」,有何認識。
勇筆:弟子,一無所知。
仙師:那麼,本書《地部》的開著,你將從何著手,訪問「地府修真」的過
程?
勇筆:弟子以前,曾奉旨,著造一部真經,名曰:「太上無極混元真經」,
內中有云:「地府修真」可成「鬼仙」,成道與人無異。
那麼,「地府修真」,想必也就是,修成「鬼仙」了。
仙師:不錯,「鬼仙」;也就是「鬼中之仙」,與凡人修成人道,而位列仙
班一樣,還可以,再進修天界最高果位,金仙道果。
勇筆:修成「鬼仙」後,是否與天界諸仙一樣,可以下凡,蒞任神職,而享
受人間煙火;或者是,兩者之間,有所差別?
仙師:天界仙靈與地府幽魂,基本上是,相同;都是,原靈下凡,投胎成人
後,依所行之善惡,而使原靈有,純淨及重濁之分,純淨者昇天成仙
,重濁者則墜地府成幽魂了,而在兩個不同境界,所修成之道果,自
是有所差別。
修成「鬼仙」,乃是地府幽魂,免除了,再投胎人世的這一道手續,
可以,不藉肉體之假軀修道,而免除了,魔考的困擾。
換句話說:「地府修真,較人道修真,容易多了;可是,也因為,鬼
仙證道,未經魔考磨煉,不知魔道險惡,所以,鬼仙是不能到凡間,
蒞任神職,享受人間煙火,但狴i以在地府執事。
不過,幽魂修真,未證<鬼仙>之前,修至<善魂>時期時,狾鳥
會到凡間來,蒞任神職。」
勇筆:這是怎麼說呢?
仙師:地府的修真,可分兩種。
一種是<善魂修真>;善魂,就是凡人在世,所行善德,未足以成道
,故仍須墜落地府,只是評其功過,並無罪孽,於是,就在地府特設
之「聚善所」,集訓修道,等道果成,上奏天廷,頒賜果位,而到人
間,蒞任神職。
另外一種,就是<幽魂修真>了;幽魂,在地府之中,都是判罪後,
在各地獄中受刑,罪孽纏身,所以,在修真時,必須先修煉至「善魂
」的境界,然後,再從善魂,修至「鬼仙」果位……。
勇筆:恩師,請恕弟子打岔,弟子實在聽不懂!
仙師:什麼地方,不明白?
勇筆:埽M「幽魂」能夠由修道,而成「善魂」;那麼,何不在「聚善所」
修道,以期得道,到凡間「蒞任神職」?
仙師:這是正常的修法;可是,由「聚善所」得道,來凡間「蒞任神職」,
狾釧T定的年限,在這段時間內,若無,立下功果,精進果位,狺
須再「輪迴轉世」,所以,修「鬼仙果位」才是捷徑。
勇筆:埽M如此,那麼,在「聚善所」的「善魂」,也都要選擇修「鬼仙」
,再精修道果;這一捷徑了?
仙師:當然可以;可是,並不一定在「聚善所」的「善魂」,都願意選擇修
「鬼仙」,這一條路。
勇筆:為什麼呢?
仙師:因為,在聚善所的善魂修道,都已排定了,所必修的課程,只要按部
就班的勤修,就可得道,位列仙班,或下凡蒞職;而若,去修鬼仙果
位,狴要靠自己去悟道,那又困難多了。
勇筆:果爾如是;「幽魂」修至「善魂」時,何不進入聚善所,接受正規,
修道訓練。
仙師:當然可以;這也就是,剛才,為師所說:「幽魂未修至鬼仙之前,只
要選擇進入聚善所,勤修道果,就有機會來凡間,蒞任神職。」
勇筆:恩師,這真讓弟子迷糊了;恩師說:「到聚善所的修道時,就說這邊
好;等再說到修鬼仙時,就又說這邊好。」
這其中詳情,到底如何,尚請,恩師作個有系統的說明;否則,弟子
聽著、聽著,本書還未著完,弟子就要走火入魔,胡說八道了。
仙師:嗯,你確有點,走火入魔的樣子;不過,這是,你不明白「地府修真
」情形,所以,驟然之間,不能融應e通。
現在,你仔細聽著,「地府修真」的方法,最高境界是「鬼仙」;若
是聚善所的善魂,修鬼仙道果,那麼,就比接受聚善所,正規的安排
修道困難,可是,玼鄑K除,位列仙班後,在固定的年限中,未精進
道果,仍須輪迴轉世的威脅,因為,一旦位證鬼仙後,除非天地渾沌
,重開會元,鬼仙果位可永久不毀。
而如果以「幽魂修真」,則必須先修至善魂,然後,再決定選擇入聚
善所,或修鬼仙道果;這其中,兩者之間的利與弊,就要看,當事人
的想法。
比如說:「有人願意得道後,先到凡間蒞任神職,然後,再從中精修
道果;但也有人,怕會蒞任神職無功,而會再輪迴苦海,於是,就選
修鬼仙道果了。」
勇筆:那麼,鬼仙道果,是與「人道」修成的道果;相同了?
仙師:不錯;鬼仙道果亦乃天地神祇道果之一。
勇筆:恩師所說:「鬼仙可在地府執事,這又是,怎樣的情形呢?」
仙師:一旦位證鬼仙,就等於脫離了冥籍,原靈的重濁之氣已去;所以,就
可以受地府諸殿的延聘,或文武判,或文吏、武將等職。
勇筆:這麼說,地府中除了諸殿冥王外,其餘各殿職司執事,都是鬼仙所蒞
任了。
仙師:錯了,不是蒞任,是正位,是永久不變換;另外,地府中各執事職司
,也並非全是鬼仙所受聘而執掌。
除了有特殊的情形,比如:「孽鏡臺前,有位,職司臺主」,這就是
,鬼仙所執掌的職務;因為,孽鏡臺乃顯現,幽魂在世時的行為,是
地府之特殊設施,如果,由鬼役等執掌,那恐,道行不夠。
再者,各殿之重要職司,如須有一貫作業等的職務,那麼,鬼仙才是
適當的人選執掌。
勇筆:為什麼,地府各職司的鬼役,不能職掌重要而特殊的職務呢?
仙師:因為,鬼役等,乃是從「幽魂」中之表現優良者,遴選而為之,以其
所操作之年限,折其罪刑,一旦期滿或有更優良之表現,則須再使其
投胎輪迴,故,所以不能任職地府重要職司。
勇筆:那麼,地府各職司,除了以上兩種人,任職外;是否,還有其他,來
任職?
仙師:當然有;地府各殿,除「冥王乃天界任命得道果之高真蒞任」外,另
外,各殿所轄之各高級主管,如各地獄之主管,也都是仙家蒞任。
勇筆:嗯,對了,鬼仙們,如果,不願受聘於地府執事;不知,是否可以?
仙師:當然可以;地府延聘,鬼仙任職,絕不會有勉強,而是出於,鬼仙自
願。
勇筆:為什麼,鬼仙願意自願;難道,鬼仙們,不願意再精修道果嗎?
仙師:當然想,可是,並非每位鬼仙,都能更上層樓,精修最高果位;所以
,在苦修無功後,他們就接受,地府延聘。
勇筆:那麼,綜合恩師所說:「一旦位證仙鬼仙,就如同,凡人得道,位列
仙班一樣,可下凡任神職,亦可再精修道果?」
仙師:不錯,而且,位證鬼仙後,比世人得道,還有一項好處;那就是,位
列仙班若無再更上層的功果,那麼,將會再輪迴苦海,而鬼仙果位一
得,就可不必再輪迴苦海了。
勇筆:是好處,也是差別?
仙師:是的。
勇筆:「聚善所」修道較為容易,可是,狾酗普源迴之虞;而修鬼仙較為
困難,狴i無虞再沈淪而輪迴於苦海之中?
仙師:是的。
勇筆:那麼,聚善所「善魂」欲修「鬼仙」,可有什麼程序?
仙師:沒有,只須將聚善所的名册,移去就可。
勇筆:好了,弟子已大致了解,鬼仙的種種了。
仙師:今夜,我們一路談來,是以,行程較慢;如今,你已大致了解,而「
鬼門關」也已到了。
勇筆:現在,我們是否就要去訪問,得道之鬼仙?
仙師:不,為師先帶你參觀,「地府-聚善所」以及「鬼仙道果鑑定處」。
勇筆:「鬼仙道果鑑定處」;恩師,弟子像是沒聽人說起,地府有這個部門
,而且,好像經典中以及描述地府各殿等之書籍,也都沒有提起,難
道是新設立的,設立這個部門又是作什麼?
仙師:關於「鬼仙道果鑑定處」的設立,顧名思義,當然就是要鑑定,地府
善魂修道,是否已達到鬼仙果位;如果善魂修道,經過這個部門的鑑
定,已達到證果鬼仙時,就由這部門,彙編名冊,呈報上天,以頒賜
果位。
至於,你說:「沒聽人說過,地府有這個部門?」;那是因為甚少有
人知道,地府尚有鬼仙修道,因而無從提及;而在經典中或者描述地
府的書籍中,也沒有提到地府有這個部門,那是因為這個部門,原本
就不是存在地府。
勇筆:咦,剛才恩師明明說:「要先帶弟子參觀地府聚善所,以及鬼仙道果
鑑定處。」;如今又說:「它不存在地府。」
難不成,又要上天界去了。
仙師:已到地府,又怎會又上天界去呢;吾徒,你別急,聽為師說:「因為
這個部門,不屬於地府管轄,而且,也沒固定的辦公所在。」,所以
,為師說:「它不存在地府。」,明白嗎?
勇筆:明白是明白,可是這個部門,啎屬於地府管轄,又怎會在地府呢,
我們到那堸挳[;而且,它為什麼不屬地府管轄?
仙師:因為,地府乃執判原靈投胎為人後,在世間的善惡;而修道之證果與
否,珙O必須由上天評定。
因為,地府修道,不比凡人修道,一旦善魂得道,也不能像凡人一樣
;得道仙靈,可衝破假軀肉體,而受天命頒賜道果。
明白的說:「地府善魂一旦繼續修道,祂仍然留在地府,不能囘到陽
間,或上天界;所以,善魂修道,就必須鑑定,已達鬼仙道果,就由
上天頒賜果位,然後,才能進一步,精修道果。」
為師作個譬喻:世人求學,一個階段、一個階段的上進,而完成每一
個階段,就都有文憑,善魂修道,就是這樣;位證鬼仙,必須有上天
鑑定,頒賜果位。
勇筆:善魂修道,位證鬼仙,就如同,學子求學,修完了,一個階段,就請
教育當局,頒發文憑。
而「地府修真」要如此作,就因為,位證「鬼仙」後,不能如同,陽
人得道,仙靈可上天界,或受天命指派蒞任神職;是不是?
仙師:就是這樣;這個部門,本就不屬於地府管轄?
勇筆:那麼,這個部門,是屬於那媞瓾牷H
仙師:由天界「人道幽扃府」管轄。
勇筆:恩師又說:「這個部門,在地府沒有固定的辦公處所,那麼,怎麼鑑
定鬼仙道果呢,而我們又要到那堨h參觀?」;詳細情形,尚請恩師
作一介紹,以解弟子疑問!
仙師:天界對「地府修真」的善魂,會定期的由「人道幽扃府」,指派仙吏
到地府來實行鑑定;而鑑定的處所,就以善魂所修道之地而為之。
換句話說:「天界來鑑定,善魂的道果,是以巡迴方式,到各地去鑑
定。」;關於此次,適逢地府有鑑定善魂之道果,良機不可失,所以
,為師先帶你去參觀。
勇筆:那麼,鑑定道果,為何要以,巡迴方式,行之!
仙師:這是,為求方便,因為,地府善魂的修道,並不是固定在一個處所,
而是,普遍,每一殿、每個地獄;都有。
而地府規律甚嚴,若非執事鬼役或者受命公事者,不能隨意走動,蓋
,地府關隘重重也;所以,鑑定才以巡迴方式行之。
勇筆:何謂「鑑定」呢;為什麼不是鑑別,或者判定?
仙師:通常考核資格,就以鑑定為之;鑑別或者判定,是一種已夠資格而加
以分別或者認可。
「鬼仙道果」,是專門屬於「地府修真」的果位,所以,要實施「鑑
定」,是否已達到,位證果位的標準;而「陽人修道」,一旦修得成
道,則道果隨道而成,自無須再加鑑定了。
勇筆:這就是,凡人修道與地府修真,的差別?
仙師:正是。
勇筆:那麼,鑑定果位,又是怎樣的情形呢?
仙師:為師帶你去,你自己細心看吧!
勇筆:如今,我們是先到那堜O?
仙師:「地府-聚善所」。
勇筆:弟子自任正鸞以來,傳真聖藻,亦已十年,其中聖訓亦多提及聚善所
;不過,弟子珗嚜E善所,不甚了了,可否請恩師,略微闡示。
仙師:「地府-聚善所」;顧名思義就是,聚居地府,善魂的所在。
而地府為何有此部門之設,乃因,凡人在世,所行所為,善惡不定;
有者,終身行善不怠,立下大功果,可是,他們狺ㄙ冪袡D,故無道
果,是以死後,魂靈不能直接成為仙靈,而仍須到地府報到。
只不過,他們的魂靈被福神接引,一路上,百惡不擾,免除了一些不
必要的驚險、苦楚,等到冥王,查實善德,然後,進入聚善所;而這
時,他們就必須「修道」,等待「成道」後,再由聚善所,呈報冥王
,再呈報上天,派命神職。
勇筆:這麼說,「地府-聚善所」就是,專門容納,那些在世,力行善德,
但狴撈翮袡D的人;那麼,若是力行善德,在世又得道之人呢?
仙師:那就,可在假軀死亡後,魂靈直接成道。
勇筆:像古時,肉身成道,白日飛昇的修道者,就是這樣子;是不是?
仙師:是。
勇筆:那麼,這些人就不用再到地府報到了。
仙師:不錯。
勇筆:這麼說,在世,力行善德之人,如果,沒有修道,也不能成仙、成神
了?
仙師:善德只是外功,修道是內果;外功內果俱全,才能成神、成仙。
在世,行大善德之人,還不能成仙、成神;但狴i以直接在地府補修
道果,而成神而成仙。
勇筆:那也就是說,「地府-聚善所」就是,補助這些力行善德,而又未足
以成仙的課程。
仙師:是的,修道就是修成道果,「地府-聚善所」因為有善德之人,不知
修成道果,是以安排課程,讓他們修道而至道果成,為神、為仙。
勇筆:哦,所謂「聚善所」,原來就是如此!
仙師:是的,因為,光只善德還未能成就道果,不能成仙,所以,只好以「
聚善所」來補助他們之不足;否則,行善德而未能成仙、成神,世人
有不明白其中原因者,則何人願意,力行善德。
勇筆:可是,有些有善德之人,若不願意成仙、成神,那又是怎樣的情形;
是不是,有呢?
仙師:有,因為在世,力行善德,到「地府-聚善所」修道,而後成仙、成
佛,那也只不過是,一般的仙靈而已,在固定的時限堙A享受人間煙
火;但,如果沒有進一步,精修道果,則仍須輪迴轉世。
所以,就有人,不願意。
勇筆:難道,有比成仙,更好嗎?
仙師:有,如果,他不願意進「聚善所」,則由冥王判決,轉世陽間的富貴
人家,享受人間樂趣,而在富貴人家,財勢俱足,若以此,立下足以
讓人永久尊崇,感懷的德澤,如此,死後其魂,自可直接受上天册封
果位了;或者,選擇轉世較有利之修道處所,以期精修大道。
勇筆:難道,這有可能嗎?
仙師:可能,成功的機會,當然不大;那是,必須能得,天大福緣,而以捷
徑成道。
勇筆:那是說,也有可能了。
仙師:當然,否則誰願意選擇,這條路呢?
……哦,到了,前面這綿亙一片,就是「地府-聚善所」。
勇筆:面前不遠,一座大牌樓,上鐫:「聚善所」三大字;由此牌樓穿過,
就可見,一座一座,獨立的小平房,四週都有,小橋、流水、花草、
亭臺、石椅,啊,好高雅清幽的所在。
恩師,在地府中,怎會有,這麼美好的地方呢?
仙師:這奡N是,地府仙境,專門供給,善德之魂居住,而勤修道果,每一
座平房週圍,就有一座小庭園,作善魂勤修道果之餘的休閒所在;這
是,上古金仙施法,開天闢地後,造成地獄之時,特別花費的苦心。
勇筆:恩師,這媮鷁M綿亙一片,有無數座小平屋;可是,九六原靈,其中
,在世行善德之人,死後成善魂,亦必不少,這堙A足夠容納嗎?
是否,在地府別處,尚有「聚善所」呢?
仙師:沒有了,地府就只有一個「聚善所」;你別看這堣p,由「聚善所」
牌樓大門延伸而入,直至地府邊緣,這堣w佔了,地府總面積的百分
之一。
而每一座小平屋,又可容納,二至三人居住;當初,天界造成「聚善
所」,就是以,九六原靈,計算,所以,絕對容納得下。
勇筆:實看不出,造成「聚善所」是花費這麼多苦心!
咦,恩師,前面不遠,有座大樓,如鶴立雞群,那是什麼地方呢;門
前還有個人?
仙師:那就是,聚善所的辦公所在了,門前那個人,就是「地府-聚善所」
的<施教師>;現在,吾徒你快快整肅衣冠,隨為師,上前參見。
勇筆:弟子南天直轄鸞堂武廟明正堂正鸞生勇筆,參見<施教師>。
施教師:不敢,不敢;小神奉命在此,迎接賢師徒,並引導賢師徒,參觀「
地府-聚善所。」
仙師:那就有勞了。
勇筆:請問恩師:「何謂:施教師?」
仙師:這個問題,你還是請問<施教師>吧!
施教師:所謂<施教師>,也就是,老師的意思。
因為,聚善所的善魂,對於修道,一無所知,所以,就由本部安排課
程,並指派專人,按部就班的施教;如此,就可免除善魂的困擾,而
盡速修成道果,以受天命,指派神職。
勇筆:那麼,施教師是由什麼神仙擔任。
施教師:是以,一般已成道之仙神;他們因怕蒞任神職無功,所以,出任此
職。
勇筆:難道說,出任施教師,要比蒞任神職好嗎?
施教師:是的,作育英才,百年樹人,幫助善魂,修成道果,而成神仙,自
可立功。
勇筆:那麼,施教師是否也有固定年限,無功而須輪迴轉世。
施教師:沒有,雖然出任施教師所立功果,不能有特殊的大功果,而精修大
道;但,長久所積之道果,狺]有朝一日,可成大功果,而幫助自己
,精修大道,這是,費時最久的一種,大道修法。
勇筆:弟子明白了,這就是,一個階段,一個階段的進修了;咦,那麼,就
不必經過「魔考」了。
施教師:地府,當然沒有「魔考」。
勇筆:為什麼,沒有「魔考」呢?
施教師:這應歸功於,當初,金仙施法造地府時,有了無數的禁制,而且,
地府乃為制裁原靈為惡的地獄,更有無數之暴戾。
本來在黑暗中,魔道最肆毒,但,因地府乃天道所設,與魔道相背,
故,此暴戾,剛好會對魔道,產生劇烈的抗力。
綜此兩個原因,魔道在地府,才不能發生力量及存在了。
勇筆:弟子明白了;不過,弟子想請教一個問題:「魔道啎ㄞ鄏b地府存在
,為何能肆瘧人間?」
施教師:因為,人間乃「原靈」假借肉體,而生存的世界;「原靈」一旦投
入肉體,靈智常會蔽暗,因而種種邪惡行為,隨之而生,這些行為,
更都是大背天道而行,於是,這股邪惡之氣,就被魔道假借,孕育出
更大的力量,從而肆虐了。
這就是,魔道專與天道對立,而只能在與天道對立的地方,滋長而生
存的原因。
勇筆:原來,魔道也專找漏洞,不能光明正大的,與天道抗衡!
施教師:確實是如此,不過,狺]不能因為如此,而對魔道輕視,因為,魔
道雖然是,假借與天道對立的邪惡之氣而孕育,才有鉅大的力量;但
,它們埽M能夠在天道所未足以普及的地方存在,那麼,它們自然也
有一種,令人不能輕視,嚴密組織的力量及作法了。
勇筆:這是理所當然,不過,弟子很感奇怪,魔道圇O天道的最大障碍;上
天為何不傳下凡間,一本專門精闢的,講解魔道的寶書,而讓世之修
正道者,能夠了悟,而破除魔道的威脅。
施教師:你有此一念,足見靈性大覺;但是,這珙O,很不可能實現的一件
事,因為,魔道本就是,亘古一大奧秘,想要詳盡闡示,並非想像中
的容易,不過,在未來的時日中,或許也可能實現,珓D我所能料及
的。
勇筆:弟子倒甚期待,能夠早日,全盤了解魔道。
施教師:哦,躭誤了太多的時間,如今,我們該前往參觀「聚善所」了。
仙師:那就有勞施教師了。
施教師:不敢,能夠參與襄贊著造天書,乃是我的榮幸,況且,這也是,我
奉命為賢師徒帶路;不過,「聚善所」太大了,以勇筆凡人的脚程,
不能很快的,到達目的地;尚請仙師辛勞,提瓣@把,以盡快遊完「
聚善所」。
仙師:理所當然如此。
施教師:那麼,我們就先到「道史館」參觀?
(仙師抓住了勇筆的手。)
仙師:我們就走吧!
勇筆:請問施教師,「道史館」是什麼?
施教師:「道史館」就是記載,上天如何,降「道」於地府,又如何,演化
成「地府修真」之「道」。
勇筆:地府為什麼會設有,這麼樣的「道史館」呢?
施教師:因為,地府幽魂在生前,都是為非作歹之輩,造下罪孽,始會沉淪
地獄;此輩在生,啎w為惡,則定不信,大道真理,而來到地府後,
更因罪孽積重,而蔽靈臺,致不知,「道」為之何物了。
故,地府設「道史館」,繪圖塑模,詳述天道之廣浩奧妙,使幽魂知
之而惕悟;如此,幽魂自可啟發向道之心,此亦為,「聚善所」安排
善魂,修道之第一課。
勇筆:「聚善所」乃為幽魂已向善,始可居住之地,啎w有善覺,那又怎須
設「道史館」呢?
施教師:「幽魂、善覺」,乃為修道所必須具備的資格;這並非是說:「善
魂已知,道之為何了。」
換句話說:「真正修道的開始,是以,成為善魂時。」
勇筆:不,弟子的意思是;幽魂不知「道」之真義,則道史館應設於地府,
怎會設在聚善所?
施教師:因為「道史館」之設,乃欲使修道者,明白「道之發源」,及在地
府的演化;而幽魂乃為受刑之身,不若善魂已具修道之資格,故,道
史館設在聚善所,乃為,理所當然耳。
勇筆:修道須有資格,這又是「人道修法」與「地府修真」的不同之處了。
施教師:是的,萬水分流,珙O殊途同歸,修道亦如是,修法雖不一,過程
有難易,其至在何等情形下,始可修道,以及,所修何道,等的分別
;但,所求者,仍歸於成道而已。
勇筆:所以,縱然在地府,這特殊情形下,修道仍然也是,有所限制。
施教師:不是限制,而是適應於環境;道,雖無所不在,可是在順利的環境
下,自然可滋生的快,這就是,修道之中,「順」的真理。
勇筆:順者昌,是不?
施教師:正是;……哦,「道史館」到了。
勇筆:面前這座,有著寶塔頂的房間,就是「道史館」?
施教師:正是;賢師徒就請隨我,進入參觀。
勇筆:一進「道史館」,可見兩面牆壁,懸有一幅幅的掛圖,而在房子中間
,狾頃珓炮鴠腄F請問施教師:「這些,是什麼呢?」
施教師:這些,連接懸掛的圖畫,就是,從天界金仙受命開天闢地,而後形
成三曹的經過;而在那,屋中的模型,就是,大道愆化的過程。
勇筆:大道愆化的過程,是怎樣的過程;弟子是否可以,過去參觀?
施教師:當然可以,不過,你不能用手去觸摸,以免毀壞了模型;須知,那
整個模型中的任何一點點,都具有深意的。
勇筆:弟子知道;對了,這圖該從何處看起。
施教師:就從我們現在,立身處。
勇筆:這整個模型,是如此:
一個白面、帝服的人,咦,這人怎塑得如此奇幻,弟子竟不能看出祂
的年紀,祂高擧右手,而五指緊握,接著同樣的人像擧止,不過,這
時祂的五指箕張,送出一個圓圈,然後,左邊仍然同樣的人像擧止,
可是在祂所送出的圓圈上面,多了一道閃電;這三個模像,同一個人
,只是手中的動作不同,這是代表什麼呢?
再往前看,珙O一顆只有一葉的小草,草葉上也沾上了一顆水珠,這
又是什麼呢?
再往前看,珙O一面明鏡,哦,明鏡旁邊,狾酗@個,人身獸面的動
物,張牙舞爪而立。
再往前,是橫造一條非常崎嶇的路,路上正有一個,滿身破爛的人,
艱辛的往前邁進,而在路盡頭,有一個慈眉善目,滿頭鬍鬚俱白的老
者,嘴含輕笑,張開雙手,似在歡迎那行路艱難的人;而在老者背後
,狾酗@群,神情純真,無憂無慮的小童,圍著一隻,凶惡的獅子嬉
戲,那隻獅子,似要擇人而噬,可是,珗魚臚ㄔX,一層覆在身上的
無形牢籠。
再往前看,有一個,衣袂飄飄的,中年文士,立於雲端,手放金光,
往下一放。
再前面,咦,士波翻滾,像是流沙沼澤;最後,是有無數的人,面上
神情不一,有悲哀、有貪欲、有凶惡、有痛苦等,但,他們都雙手伸
空欲抓,似渴望能越過那流沙沼澤而抓住那,立於雲端的中年文士,
手中所撤下的金光。
施教師:這整幅模型,你都看過了?
勇筆:都看過了,只是弟子狺ㄞ鄔白,這是代表什麼;能否請施教師,闡
示指教。
施教師:前面的人,像是天道,中間一段,是人道,最後,是地府之道;雖
然,表面上乍看是,道的愆化,可是,每一段中,都有一個,啟發進
修,向道的深意,那就要看,慧覺如何?
勇筆:每一個模像的寓意,是什麼;請明示?
施教師:這,不是不能,而是我也不知道。
勇筆:施教師也不知道?
施教師:這是天機,造此模像,是天界金仙;我們只負責講解「道之愆化」
,使其明白,大道之所自,其餘,到如今,我們都還在硏悟。
仙師:好了,那留待以後再參悟;如今,參觀過「道史館」,是否還須要參
觀那堜O?
施教師:道史館為施教,地府修真,善魂的第一課,接著就是「閱讀室」,
然後「修煉室」、「道果室」,最後是「見習室」。
仙師:這四室,是否現在,就去參觀?
施教師:哦,不必了,這四室並無非參觀不可的必要,只要我在此,略作說
明,卽能明白。
仙師:那,就請指教了。
施教師:進入「聚善所」的「善魂」,經過了「道史館」的啟發後,就開始
「修道」。
在「閱讀室」中,讀修道的理論,室中滿藏了「道」之真理,使修者
能夠明白而運用;然後,才進入「修煉室」,修煉室就是「煉靈」,
啟發本身潛能的地方。
以,在閱讀室中,所學的理論,而在修煉室中,實際運用,及至成功
,使兩者都能被善魂,修至靈活運用,這就是成道了。
成了道,進入「道果室」,培育內果,等「道、果」具成,就進入「
見習室」;一方面是,待天命派職,一方面,學習蒞職後的事務。
勇筆:這就是,「善魂」進「聚善所」,而至「受派神職」的過程。
施教師:是的,如今,我再為賢師徒說明「鬼仙道果鑑定處」的情形。
勇筆:修「鬼仙」與「善魂」;修道不同?
施教師:不同,因為「聚善所的修道,是要在道成後,受命派任神職」,而
「鬼仙乃是在地府,繼續修真」;所以過程不同。
不過,鬼仙修道,那留待以後,賢師徒拜訪,修成鬼仙道果者,自有
詳細說明;如今,我只是說明,鬼仙道果的鑑定。
勇筆:是怎樣的情形呢?
施教師:當鬼仙自修,而成道果後,就等待,天界派高真到地府來,擧行鑑
定;這是,定期擧行,就像凡間考試,定期而行一樣,所以,此次未
通過,仍可等待下一次,而道果的鑑定,就如考試一樣,以,一關、
一關,進行。
比如說:「道法的運用,天機的認識等。」
勇筆:這,弟子聽不明白?
仙師:只要你有槪略認識就行了,等下次,訪問鬼仙時,你再詳細請教吧!
哦,多謝施教師,賜教良多,因時間關係,愚師徒告辭,囘堂交旨。
 

山木
來自:台北
回覆 時間:2017/6/25 下午 12:24:00   IP: 114.25.238.*

主題:
  師徒愧咎延天命 地府今宵訪鬼仙
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 一九八0年四月三日
詩曰:有負天恩眷顧深。延期完命愧於心。
   從茲策力勤加勉。戴咎立功報好音。
聖示:天降大任於本堂,以沙盤揮筆,開著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,分,天
、地、人;三輯為一部。
本書可謂,窮盡天機之妙,盡述三曹修道之捷徑,非止,仙、人、鬼
之修道,更乃涵蓋,天運之數,闡明,天地化育,金仙輔道,制魔等
之功,誠為上天寶書,而傳凡世之千古奇書。
本書,本定由,己未年五月十五日起,為期一年,著成繳旨,但,吾
慚愧無才,致本書,未能如期著完;雖曰奉旨著書之正鸞勇筆,尚在
軍中效忠國家,僅利用暇日扶鸞,故未能順利傳真著作,但,吾仍難
辭,延緩繳旨之責任,耿耿於懷,深覺有負天心眷顧之恩。
幸蒙天眷,降旨准延二個月,吾除力省前因外,從此,當應再接再勵
,倍加勤勉,勇筆亦將於,本庚申年六月初三日退伍,自當每夜繼續
扶鸞,以完天命,一則告慰上蒼,再則亦對三曹修道者,企望之深,
有所交代。
吾以此,戴咎立功之心,願與吾徒共勉,全心全力,為此可謂,空前
之絕大使命,而作最高之努力,務期不負天命,如期繳旨,頒行壽世
,而為三曹修道,貢獻微力也。
吾徒,時辰已到,先賜飲「護靈符」。
勇筆:弟子已飲下「護靈符」了。
仙師:甚好;上,風火輪,來吧。
勇筆:弟子已立穩,無碍了。
仙師:好,乾坤圈,放;風火輪,起,飛。
勇筆:恩師,本書自奉旨開著以來,倏忽十月餘日了,上天本定,一年之期
限,而五月十五日,完功繳旨。
但,到目前為止,珔著完《天部》,《地部》正在著造中,這種進
度,勢難如期,完成繳旨,這,如何是好呢?
仙師:天降大命,定期完功,如果,能如期完功交旨,則神人用命,效勞立
功,上天自會論功昇賞;若不能,如期完功,則怠忽天命之罪難辭。
況且,若延誤聖事,則更是責任不小;本書之進度遲緩,眼看期限將
到,珛L法如期交旨,神人俱有,過失也。
勇筆:主席恩主、恩師,還有弟子,會受到上天,怎樣的懲罰呢?
仙師:如果是平常人,偶一不慎,違誤天命,或許情有可愿;但,吾輩自身
為聖門弟子,肩負代天行道,普化濟世之責,所以,若有違誤天命,
則難辭重責。
正如陽世人,如果犯法,可視情節而予減輕罪罰,而身為國家執法之
公務人員,若果違法,則必須加重罪罰;蓋,他因知法而犯法,罪當
加一等。
勇筆:啊,這都是弟子不好,以致連累了,恩師及本堂主席恩主,受責罰。
仙師:你不用自責太深,到目前為止,上天還未加罪,況且,你因在軍中,
效忠國家,而能利用暇日扶鸞,亦是難能可貴,為師自愧,才能不足
,是以初膺重命,自感難以勝任,今延誤天命,愧負天命器重,而又
拖累了,本堂主席恩主。
不過,差幸上天恩准,延期二月,那時,你已退役,吾師徒當可,全
心全力,加倍勤勉,以期不再有負天命,可戴咎立功。
勇筆:是的,但,弟子在軍人,效忠國家,雖未敢言功,相信上天會格外施
恩,弟子自當,加倍輸誠勞力,以報天恩;惟有把握未來,全力以赴
,則戴咎立功,以贖前愆了。
仙師:對了,空言無益,為師與你,共勉之。
勇筆:恩師,今夜我們又是要到那堜O?
仙師:《地部》乃闡述「地府修真」,我們已到過地府,實地了解到,聚善
所的環境,及從施教師口中,詳細的得知了,聚善所-善魂的修真過
程,以及,了解到,鬼仙道果的鑑定。
大略情形,你心中也該能夠體會,所以,如今,我們就要到地府中,
去訪問,得證道果的「鬼仙」了。
勇筆:恩師,關於,鬼仙道果的鑑定,弟子還有,不明白之處;在此,是否
可請恩師指教。
仙師:你有何,不能明白?
勇筆:那就是,鬼仙道果是如何鑑定的;因為,世人修道,一旦道成,則可
列位仙班,而地府修真,若果道成之際,狺摒O,不能離開地府。
那麼,有何象徵可知,善魂已具鬼仙道果了?
仙師:世人所謂修道,就是以修道而培養,自己原靈中的,清純之性,將原
靈中的污穢,去蕪存精;而欲求道之能,助益於靈性,則須在,人體
及原靈兩者,合一之間的性命中,循道而行而修,這就是修道。
及至,已得,修道之神髓,則靈性,得,道之精華,可成,道果;然
後,再依道果,定仙位。
而修道者,一旦成道,果位已證,則是將原靈,投胎入肉體中,而所
受的後天污染,藉修道而琢磨盡去;因而,得道者,元靈已無污穢之
氣,則是,一片清純,身透寶光,一見,卽可知是,得道之人。
勇筆:所謂修道,就是,性命的修持,是不是?
仙師:正是,所以,「地府修真」,也就是,同樣的情形;因為,幽魂乃是
原靈轉世為人後,造下了罪孽,而這些罪孽的累積,就污穢,甚至變
化了原靈,使原本清純的原靈,變成了,重濁的幽魂,而在地府受刑
罰。
也就是:「抵消罪孽,期能使,重濁的幽魂,囘復,原來的原靈。」
勇筆:恩師是說:「在地府受刑罰的幽魂,抵消罪孽後,就能囘復,清純的
原靈。」;那麼,這可是說:「已由幽魂而成善魂了。」
仙師:不,那時,已不是,善惡之魂,而是原靈,要在判定他,前生功過後
,再轉世為人;如果,要由幽魂成為善魂,在地府,惟有「修道」而
已。
勇筆:那麼,「地府修真」的情形呢?
仙師:「幽魂」在受刑期間,如果,得以修成「善魂」;那,就是才具備了
,「修道」的資格。
勇筆:那麼,「善魂」與「原靈」之間,是怎樣的分別?
仙師:「善魂」;是已有資格,進道之魂,而圇偵謘A他的前生功過,仍附
記於身。
而「原靈」;就是,前生的功過,俱已在此抵消,而再重新,轉世為
人,以結,另一因緣。
勇筆:換句話說:「善魂是必須自修,而原靈是受地府,刑罰琢磨,而還本
囘原;一者自修而得果,一者受外力考煉,才得囘復原靈。」
那麼,怎樣才能知道,幽魂已成善魂,更進而得果位呢?
仙師:「幽魂」成「善魂」後,就開始了「修道」;前面已說過:「道,乃
助益原靈,使其,去蕪存菁,離惡濁,而清純,是以,身透寶光。」
等,道成,藉道之精華,而孕育道果,則可,鑑定道果之高深程度。
勇筆:可是,恩師剛才說及:「善魂,功過仍附記於身,不似原靈,已由刑
罰而抵消,那又是如何呢?」
仙師:「原靈」,須受苦刑琢磨,而始可消罪孽,其魂之折磨,乃是煎熬苦
煉;而「善魂」,得道之助,則免受苦刑折磨,藉修道之所,得而抵
消罪孽。
勇筆:藉「修道」之所得;此話是,如何說呢?
仙師:「修道」而至一定的程度時,本身靈性中的重濁之惡質,已被琢磨殆
盡,而僅存,清純的靈性,那麼,靈性能與大自然,息息相引;蓋,
因已突破了,假體的限制,而沒有,時空的阻隔,則靈性就可發揮,
被隱藏在肉體中,所不能發揮的本能。
也就是說:「靈性有一股超然的,奇異力量,藉道而發;這奇異的力
量,超乎世人能力的範圍,於是,世人謂之,仙家神法。」
而在,修鬼仙者,而言:「啟發了,原靈中的奇異力量,自然在地府
中,就能勝任某些職責,而立功,以功補過;如此,自可抵消,以前
的罪孽了。」
勇筆:這麼說:「善魂要將罪孽消除,就必須在,鬼仙道果得證後,始能,
立功補過了。」
仙師:正是;……好了,目的地已到。
勇筆:咦,恩師,怎麼來到,冥府第一殿呢?
仙師:因為,今天我們所要訪問的鬼仙,就任職於第一殿。
勇筆:好吧;噫,恩師,前面走來了一位,身穿官服,斯斯文文的,吏使來
了。
仙師:這位是,地府第一殿,文判的吏使。
(吏使,走近前,作一揖禮。)
吏使:兩位可是,奉旨著書的,南天哪吒三太子,賢師徒?
仙師:正是;不知有何指教?
吏使:小吏乃奉命,迎接兩位入地府第一殿,訪問得道,鬼仙之人;如今,
就請兩位,隨小吏來。
勇筆:請問吏使:「今夜,我們所要訪問的鬼仙,可是在,地府第一殿任職
。」
仙師:不錯,他乃任職,生死薄-稽查使。
勇筆:那麼,他是已不再進修,最高果位了?
吏使:是的,他因進修無功,而適逢,本殿生死薄-稽查使,有缺;是以,
受聘任職。
勇筆:那麼,這位鬼仙,就只好,永遠在地府任職,而不能,再進修,最高
道果了?
吏使:不,鬼仙任職地府,職司期間,若果獲致,特殊機緣,仍有精修最高
道果之可能;而且,縱然沒有,特殊機緣,可得勤修位證金仙果位,
但在地府任職,也可以,琱[的修持,而位證金仙。
只不過,那樣作法,珙O必須,好久好久的累積;由點點滴滴的功果
,累積起來,再培育鬼仙果位,直至成就金仙果位。
勇筆:那是說:「只要能夠,一旦得證,鬼仙果位,則或時日之長短,絕對
可以,位證金仙果位,是不;那,這樣豈非太容易了?」
吏使:容易;鬼仙修最高果位,除非有特殊機緣,否則,絕大部份都是無功
,而以最緩慢的累積修法,一則免除,再世輪迴之苦,再則精修道果
,G且,「地府修真」最重要的問題,關鍵就在,鬼仙道果之不容易
修得。
勇筆:鬼仙果位,很難修得,這是怎麼說;能否請吏使,說明一下?
吏使:這就等你親自訪問,鬼仙們吧!
………到了,這奡N是文判,辦公的所在地,請賢師徒隨小吏進入,
以便訪問著書。
勇筆:請問吏使:「地府編制,竟是如此大;不然,怎會文判就有專屬的幕
僚群辦公。」
吏使:天上、人間、地府的職司編制,都大同小異;天界一個部門的所屬,
有幾達數千人,人間亦有幾十人,這必須以職務須要,而定。
天界、地府,乃司「九六原靈之化育及存滅」等,故,一個部門的職
司,若不分類清明,則複雜交錯,容易發生偏差,而此等化育,乃須
極為精確的分判綜決,是以,分門別類,各司一職,以免差之毫釐,
謬之千里之誤也。
仙師:那麼,今夜我們所要訪問的鬼仙,祂所職司的「生死簿-稽查使」,
是何職務呢?
吏使:所謂「生死簿-稽查使」,就是,專門保管那「原靈的<生、存、死
、滅>的記錄簿」。
比如:人死後,魂到地府於冥殿受審時,分判其功過,及應享壽算,
於何時死亡,以及富貴貧窮,榮華功名等,若有不符,則其在世,必
是種下孽因所致,必須查明,使其無所狡賴;或者,凡人枉死,魂到
地府,冥王命「查察稽查簿」,則知,其陽壽未盡,應將其餘年,關
入枉死城,以消孽因,或者,世人自殺、凶死等之籌算,均須註明此
簿。
所以,專司「查簿之人」,就是「稽查使」。
勇筆:原來如此,不過,此簿為何須由,鬼仙專任呢;弟子於開著《地部》
之初,曾聞及,地府鬼仙蒞職,乃須重任,及長期性,難道,「生死
簿-稽查使」亦須如此嗎?
吏使:正是,須知「九六原靈之生死記錄,均在此簿」,其中記載,若不分
明,則一點之差,可影響其人,生生世世之幸與不幸,其重要性可知
,猶須一貫性之作業,亦為理所當然了;是以,任此職者,非「鬼仙
」莫屬了!
勇筆:非「鬼仙」莫屬;此又何以故呢?
吏使:因為,鬼仙已是有「道之根基」,靈性去蕪存菁,不但可發揮,超常
能力,而且,心中至正無私;而生死簿之稽查、記錄,絕不可有,絲
毫差誤,或者W袒,否則,不但誤人誤己,更會亂了,天數運行之化
育。
所以,此職均畀,「鬼仙」而任。
勇筆:有這麼嚴重嗎;以,「生死簿-稽查使」之絲毫差誤,而會影響到,
天數運行之化育?
吏使:當然有,試言:「一個原靈,本已註定,幾時生,何時死,而生存期
間,是富貴或貧賤,其整個生命過程中,所必須與他人的接觸,而產
生的因果關係,亦已註定於生死簿;若此簿,被人橫加註點,或者擅
改,則其生命之過程與原定不符,則其在世之因果關係,亦為之而亂
,因而又牽連出,天數運行之困難。
蓋,因牽一髮而動全身,一時若無深入查明,則一錯再錯,勢必不能
收拾了。」
勇筆:哦,多謝吏使明教,弟子明白了。
吏使:那麼,我們就進去吧!
仙師:還請勞駕引路了。
吏使:不客氣,賢師徒隨我來。
(進到堶情A只見除了四支大圓柱撐頂外,其餘均是打成空間,而文書
桌案排列成,馬蹄形之會議型式,而四面壁間,有無數卷案存檔;坐
在辦公桌的每個人,都忙碌非常的,或查存檔文件,或埋頭桌面書寫
,而看每個人的穿著打扮,又可明顯的分明出,身份不同。)
勇筆:吏使呵,地府職司之人,可真忙,真辛苦啊!
吏使:上負天命,下為萬物,能從事,此一職務,乃天大殊榮;是以故,再
忙,再辛苦,我們也都,無所怨言;而樂意而為。
勇筆:這是一種,犧牲小我的精神,以服務為目的,的一種崇高理想,是不

吏使:是的,不過,這只是,吾輩修道者的一種,捨己為人的精神而已,談
不上犧牲或理想;好了,現在,我們去靜室,以免稽查使,久等了。
(穿過了,這間辦公廳,來到後面,另有,幾間小室,俱都關閉,僅其
中一間室門,啟開。)
吏使:稽查使,就在那,室門啟開的靜室中,恭候賢師徒,我職責已盡,另
有他事待辦,就此告辭。
仙師:吏使有事請便,多謝引路之德了。
吏使:不敢,就此告退。
勇筆:恩師,那靜室中,已走出一位,身穿長袍的中年人,看他一表斯文,
可真有點仙氣;想必,就是那位鬼仙,而任「生死簿-稽查使」吧?
仙師:大槪是;吾師徒還是辦正事,莫再多耽擱。
(稽查使,走近前來,長揖一禮。)
稽查使:小使參見,南天哪吒三太子仙師。
仙師:不敢;今夜愚師徒,奉旨開著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《地部》,訪問
鬼仙之種種修道及過程,是以擾及公忙,但,請為此「無極寶書」,
普度三曹之機,而鼎力襄贊。
稽查使:我早奉旨,聞知天降寶書,仙師率徒開著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,
吾能得添附驥尾,共襄盛擧,心中實己欣喜萬分;那敢有勞仙師吩咐
,我自當竭盡所知,襄著寶書。
仙師:那就在此,先行謝過稽查使;痴徒,還不上前,見過稽查使,然後,
請領教益,以列入金篇。
勇筆:弟子參見,稽查使。
稽查使:尚請不用多禮,賢師徒請坐。
……地府之中,無所招待,還請恕過,簡慢之罪。
仙師:不敢;愚師徒奉命著書,三曹秘境,幾遊遍歷,本就隨遇而安,豈有
簡慢之理。
勇筆:弟子就不再客套了;請問稽查使:「是如何修成,鬼仙道果呢?」
稽查使:我本漢朝人氏,在世勤讀詩書,而在仕途中,考取一官半職,曾至
縣令;但珖伄B不濟,又兼用人不當,累受師爺蠱惑,是以,常將案
情錯判,致使善者蒙寃,惡者逍遙法外,因而為官不久,卽被革職查
辦,最後死於獄中。
魂至地府,照,孽鏡臺、前愆一一展現眼前,而又於冥殿受審,與被
害者,對簿公堂;經冥王判定,為昏庸無能,草菅人命,處刑三十年
,發交,三殿-吸血小地獄,執刑。
勇筆:那麼,稽查使的三十年刑期,是否受完呢?
稽查使:沒有;當我在,三殿-吸血小地獄,受盡那,每日數囘的吸盡全身
血液而死去,又活來的痛苦,到了刑期的十五年後,適逢文殊菩薩來
到地府,為幽魂說法,我聞道後,心中油然而起,一陣愧咎之念,為
了我的糊塗,枉害了,多少的善良百姓,陷入了,水深火熱的地獄中
,受盡了,多少苦楚。
因此,我心中平靜了,那吸盡血液的痛苦,狻霈齯ㄓF,我心中愧咎
痛苦,因而,我在雙重的痛苦中,在一次受刑罰時,我那罪孽滿身的
靈魂,竟就死去。
勇筆:靈魂死去;這是怎麼說呢?
稽查使:地府中,刑罰罪魂,慘厲無比,都將靈魂折磨得,幾近死去,然後
,再灌以囘魂水,就可復活;但,那次我飲下,囘魂水後,仍然不能
復活,所以說:「靈魂死去」。
勇筆:地府罪魂受刑,常有這種情形,發生嗎?
稽查使:沒有。
勇筆:那麼,稽查使怎會發生,這種情形呢?
稽查使:原來,是這樣的:「當時,我是罪孽滿身,而在地府受刑罰,就是
要折磨殆盡,那股罪孽所積之戾氣,而囘復純潔之性靈,方可投生;
而我在受刑期間,因聞道,而心生愧咎,有此,一念之善,而啟發,
靈魂中,天俱之潛能,兩苦交加,而解脫罪孽之靈魂。」
也就是說:「地府之刑,乃後天所加諸之折磨,而心中,一念之善,
所啟發,天賦潛能,至正之氣;兩者同在,一身之內,發揮作用,而
盡除,滿身罪孽。」
勇筆:這可是,稽查使,得天獨厚,機緣湊巧啊!
稽查使:是的,所以,在罪孽之魂,死去後;我就再得新生,而成善魂。
勇筆:咦,請問稽查使:「靈魂啎w死了,又怎麼,再次新生呢;這點,尚
請明白解釋。」
稽查使:靈魂之中,尚有「元神」。
所以,靈魂死去;並不是說:「整個元靈,俱已毀滅了。」
勇筆:原來如此;那麼,稽查使,新生而成善魂後,是進,聚善所,還是,
自修鬼仙道果?
稽查使:當然是,自修鬼仙道果了。
勇筆:那麼,過程可否請稽查使,詳述之。
稽查使:當然,首先,我想起,自己在世的無能,因而才致為官,禍患善良
百姓;所以,就發奮硏讀,為官之道。
可是,在這些書中,我狺S得到一個啟示,那就是,縱然極盡精明,
狺]有,寃枉誤差之時,蓋,事情之正反兩面,僅在一念之間;而為
上者,若無囿於環境及情勢,狻鼎僱L法突破此一念。
由此,我領悟到兩個字,那就是「服務」;為官不如服務,以公衆為
前提,貢獻己身之力,而後已。
勇筆:稽查使,就是以此,而位證道果?
稽查使:不,領悟了真理後,才是進道而已,悟道而修之,培育到「元神」
孕育道果時,然後,再經上天之定期派員鑑定,鬼仙道果;我才正式
位證,鬼仙道果。
勇筆:恕弟子放肆,以,稽查使之位證鬼仙道果,過程;則「地府修真」,
不難嘛!
稽查使:是不難,可是說來:「容易」;實際上,珙O,困難重重。
勇筆:還請明教。
稽查使:在地府受刑之心情,如何?
勇筆:痛苦難忍。
稽查使:對,而且,不止痛苦難忍,因而更使,靈性難定;在如此情形下,
若無福緣,若無超人毅力,又何能悟道。
勇筆:可是,有菩薩說法,何患無法悟道?
稽查使:此卽福緣,雖說:「佛法無邊」;但,無緣者,豈能渡,在此,紛
雜之心情,及黑暗地獄中,試看,有幾人能,得定靜,而悟道。
勇筆:那麼,稽查使,為何不再,精修道果!
稽查使:鬼仙道果再精修道果,則如仙家,精修道果一樣,乃一個階段,突
破,而晉升,精修另一階段。
我珛L法突破,是以,僅以鬼仙,任職地府。
勇筆:那麼,是否還有可能,精進道果呢?
稽查使:有,不過,那就須要,再藉「絕大機緣」不可了。
勇筆:哦,今夜就到此結束,多謝稽查使,金言賜教,在此訪問過程,當囘
堂,列入金篇。
稽查使:不用客氣,襄著寶書,乃我殊榮,更應樂意而為的份內事了。
仙師:那麼,愚師徒就此告別,今夜多打擾了。
稽查使:不敢;那就不遠送,賢師徒了。
(師徒兩人,出「鬼門關」。)
勇筆:吁,難,難。
仙師:何謂難!
勇筆:「地府修真」,讓人難於明瞭。
仙師:那堙A難明瞭?
勇筆:所謂「不能突破另一階段」;癥結在那堙H
仙師:那,你為何不問個明白?
勇筆:弟子有計劃的著書,怕再延誤本篇。
仙師:那,你就留待訪問下位鬼仙時,再弄明白吧!
如今,我們囘堂交旨去。
 

山木
來自:台北
回覆 時間:2017/6/27 上午 11:13:00   IP: 1.171.104.*

主題:
  罪戾消除修果位 天傳大道澤幽冥
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 一九八0年四月二十九日
詩曰:仁心眷顧澤幽冥。暗獄修真降寶經。
   冀望元靈齊向道。有朝一日上天廷。
聖示:天意無私,化育萬物,而仁憫之心,普及三曹,陰曹地府之設,雖是
亡魂必歸之地,查核其在世之善惡,善者登天堂,惡者罰之而下獄;
但,暗獄之中,豈無天日之慈熙,普照耶?
天心;至正至仁,惠及幽冥,為助幽魂,早日出苦、或得,與人無異
,得道成仙,故,頻傳大道真經於此,只要不昧靈性,能得善覺,有
福慧者,雖在地府,仍能修真,修至精處,有朝一日,天廷果位,有
份也。
元靈;盡修大道,正本清源,地府自有成空之一日,此乃天心所深期
望者也,故,暗獄之修真,雖與人有異,但殊途同歸,不出天心之仁
,欲,原靈盡歸淨土,囘返天界,在暗獄之中,而頻降大道,如此恩
澤,庶幾地府罪魂,能得向道者也。
今夜又到著書時間,必須快進行,以免再誤天命;先賜吾徒飲「護靈
符」。
勇筆:稟恩師,弟子已飲下「護靈符」。
仙師:好,我們已延誤一次天命,此次,絕不能再多事耽擱,現在,立卽下
地府,展開著書工作;吾徒,上風火輪來吧!
勇筆:弟子已上到風火輪了,請恩師起動。
仙師:好,乾坤圈,放;風火輪,起。
勇筆:恩師呵,弟子此時的心情,好沈重啊!
仙師:為什麼呢?
勇筆:因為誤期完書,這已使弟子,心中不安,而在如今,弟子正擬加緊心
力之時,珗J上《地部》訪問鬼仙;恩師知道,鬼仙的種種,弟子並
不能了解到多少,這也是因為,世上流傳,鬼仙事蹟,或者經傳的書
,少之又少。
所以,弟子覺得,肩上重擔,愈來愈重,因而連帶的,也使心中,好
沈重啊!
仙師:誠然;鬼仙之披露於世,在近期中,可說,始於以前,你所奉旨開著
的「太上無極混元真經」。
而且,真經中,也只約略提到「鬼仙」,仍有修成大道果位之可能,
並無細述鬼仙之種種;這難怪,你因不能了解,而在面臨問題時,感
覺心情沈重。
不過,吾徒,你可別忘了,你乃通天靈筆,若無,慧根深具,又焉能
,有此佳譽;所以,這只能怪你,不潛心去了悟,在以前,你也曾下
過地府,在《地部》開著以來,你所接觸到,所看聞到的,地府種種
,都有助於你,了解到「地府修真」啊!
勇筆:書到用時,方知少;弟子怎知,在如今,會奉旨,膺任開著,此等包
羅「三曹修道捷徑秘聞之史傳」呢?
若果,弟子能夠,早期得知,那,弟子不成了,陸地神仙,先知、先
覺了!
仙師:你不用,誇大其詞,以藉推卸。
試言:「你宣誓入鸞而煆靈,是否,就是一生,獻身於神使職責;那
麼,你就應該了悟到,天機奧秘,深淵無限。
而,身負傳真之責,就該在,每次的機緣中,去了悟天機,以求充實
自己,更進而求得,道果精進。
此,乃理所當然耳;又何關,陸地神仙,先知、先覺呢?」
勇筆:多謝恩師教誨,弟子謹此謝過;但是,弟子目前,對於「鬼仙」不了
解,狺D不爭事實,所以,在此,是否可,請教恩師呢?
仙師:本該如此啊。
勇筆:請問恩師,「鬼仙」在「地府修真」過程,沒有魔考;那麼,將要如
何去證道?
而證道後,又何以,為大道獻力;因為,每個成道者,乃了悟天機,
而可代天,行化育之功,若如鬼仙,則此等職事,又何以行之。
仙師:地府乃戾氣之所斥溢,魔自不能入,蓋,其本質不同,故,自生剋制
,所以,「地府修真」,沒有魔考。
而「地府修真」者,雖無魔考,但,其本身狺D罪戾之所積,故,已
受煎熬、磨煉,直至戾氣已除,而至善魂時,………。
勇筆:咦,恩師以前,不是說過嗎;本身罪孽者,乃是「罪魂」,而地府刑
罰,乃是磨去其罪戾,而使其,得以囘復,純潔原靈。
如今,又怎能,變成「善魂」?
仙師:如果,在地府受刑之罪魂,受刑期間,全無變化;那麼,受完刑後,
就直接,發交十殿,去輪迴。
如果,罪魂在受刑期間,如果,因緣湊巧,那麼,從滿身罪孽之中,
啟發了善念,語云:「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」;一念之善,後福無
窮,就能在受了過半的刑期後,而其善念,永持心中而不滅,如此,
罪魂中之戾氣,彼善念所抑制或消除,則成「善魂」了。
勇筆:那還不簡單,要心中,萌生善念,可說,隨時隨刻,就可行之了;這
地府之中,豈非全是善魂,而無罪惡之魂了?
仙師:差矣,心意之隨念而立,乃人之所能,是地府罪魂之所不能。
人生在世,假體與靈性,相契合,而有思想意識,故不受拘束,隨心
所念,俱可行之;而地府罪魂,乃在世,行為惡劣,致罪孽,戾氣污
染、蒙蔽了假體,及天賦之靈性,結果是,假體毀滅死亡,而靈性也
變成了,罪戾之魂。
換句話說:「到了此時,靈性已不復,以前的種種,只是,受罪戾所
支持,而能生存的罪魂而已;因為,牠們尚須受地府刑罰,直至罪戾
全去,才能再囘復,本身自主之靈性也。」
在這種情形下,又焉能,有自主之思想意識,又焉能,隨心所欲而萌
生善念呢;而且,善念唹肏寣A還須得在受刑之中,保持著心中,那
一點,善念而不滅,才能升格「善魂」。
勇筆:埽M,如此困難,地府修真,由何而來;另,本書所著,乃捷徑成道
,捷徑,又由何而來?
仙師:困難是不錯,但,天意造物,本有「相生剋之道」,在困難中,仍有
路,可通過難關,而衝破黑暗,再現光明;地府罪魂,已是罪戾所斥
、所支持下之生命,所以,不能自主,但,有者,恆因天賦本高,靈
性堅強,因而在,污濁的魂體中,那點靈光,時而浮現,時而閃耀,
於腦海中。
就比如:一個被迷藥所迷的人,而其意志堅強者,意識中,仍有抗拒
的擧動;罪戾於魂體,則如迷藥於人之理一樣,只要能把握住,那瞬
間而失的靈光,則善念可生,免於沈淪矣!
再者,也有由外力,而啟發本身,那不能自主之靈性;比如:聞道而
悟等是,如此,自可展開,地府修真之道,而捷徑者,三曹同理,須
福緣也者。
勇筆:另外,再請教恩師,前訪問,地府那位鬼仙,蒞職,生死薄稽查使,
祂說:「在位證鬼仙後,而精修最高道果,珜Q無法突破,另一個階
段所阻,致無法精修道果。」;是如何解釋呢?
仙師:得證鬼仙道果,就如世人,得道成仙,乃是,修道中之初成道而已。
換句話說:「欲證大道果位,必先成初道,初道者,則乃欲修大道果
位之必經路也;故,鬼仙於地府,修成大道之初,而具資格,再精修
大道果位,但在此時,初道已得,欲再精修道果,則如,從頭修起,
前途困難,阻碍重重也。」
勇筆:何謂「從頭修起」?
仙師:蓋,修至得證鬼仙,則乃修道之基本果位而已,欲再精進道果時,則
兩者所修之道不同,素質各異;故,以前所修之道,對於將面臨之道
,不能產生助益也。
己明白的說:「就是,鬼仙之道果,乃是充實已身,而具有再修,最
高道果之條件而已。」;如此,你明白嗎?
勇筆:弟子明白了;也就是說:「這一個階段的道果,只能助益於,這個時
期的修道,是不?」
仙師:對了,在這個時期中,道果能助你,了悟,這一階段中之「道」,如
果,要再精修道果,則須再「從頭苦修」;不過,有一點,值得一提
的是:「啎w修成之道,並非全無作用,乃是,充實修道者,本身之
道基,而至修成,全部,大道精華,而道果,豁然貫通,斯時,大道
金仙,始證。」
所以說:「兩者,缺一不可,也因而,在這個階段,而欲精修道果時
,有無法,突破難關;其關,融會貫通,整個道果,是所謂「修」,
亦關,福緣耳。
……好了,一路談來,已到目的地,你看,面前有一座,像是石牢的
建築物,那就是,今夜我們師徒,所要訪問的,目的地了。
勇筆:咦,恩師,怎麼會來到牢獄呢?
仙師:今夜我們所要訪問的對像,就是一個在地府受刑,而得善覺,已經漸
成「善魂」的形狀了;為了要使你,基本的了解到「地府修真」,所
以,為師今夜,特別安排到此,訪問。
勇筆:哦,走到這座石獄門前,就有兩個獄卒,上前來;恩師,這堨i是,
冥殿所屬之小地獄。
仙師:是的,這堿O,三殿所屬,第十二,倒弔小地獄;好了,待為師與獄
卒說話。
……兩位辛苦了,吾乃南天哪吒三太子,如今,奉旨開著「三曹成道
捷徑史傳」《地部》;必須進入,小地獄,以訪問那位,卽將成為,
「善魂」的人,備入金篇,尚請兩位,代為通報一聲。
獄卒:呵,原來是仙師賢師徒來到,有失遠迎,尚請恕罪;小卒等,早已奉
命,在此恭候,如今,就請賢師徒,自行進入,便了。
哦,對了,獄主也早就帶領那位「善魂」,恭候仙駕蒞臨。
仙師:如此,多謝兩位了。
勇筆:一進石獄,只見堶情A空礦無阻,可是在,屋樑頂端,痁a有,無數
圓環,而每個圓環,又都附帶著,一條草繩;其中,有好幾個圓環上
,都倒弔著一個人,每個被倒弔的人,因氣血倒灌,所以,面孔都,
漲得紅腫。
哦,恩師,這,倒弔小地獄,可真是苦刑呵!
仙師:待會兒,你再細探詳情吧;如今,此獄,獄主已上前來,你不要再東
張西望了。
勇筆:呵,好飄逸的一個人,只見他,頭束道髻,身穿長衫,面容清嚏F嗯
,如果,只見人而不知其詳,誰能料到,地府中,有此飄逸之人,更
何能,料想祂,所職司,竟是如此,慘厲之刑。
獄主:三殿所屬,倒弔小地獄主管,參見三太子。
仙師:不敢,尚請獄主少禮;吾因奉旨著書,故有所打擾,尚請恕諒。
獄主:不敢,天命所諭;仙師不辭辛勞,率賢徒往返地府,誠令人,肅然起
敬,況,參著寶書,乃吾輩地府同仁,所企望與殊榮,何有打擾。
仙師:痴徒,上前參見獄主。
勇筆:南天直轄武廟明正堂正鸞勇筆,參見獄主。
獄主:請不用多禮;好,果然不愧為通天靈筆,不亢不卑,英華內蘊,天之
奇才,前途不可限量。
對了,剛才你說:「我,貌容飄逸,畟墨q,此等,慘厲之刑。」
言下之意,大為驚奇;是不?
勇筆:請獄主不加怪罪,此乃弟子,心中所疑,因而不覺,溜了出口而已;
無心冒瀆。
獄主:你不用不安,吾豈有怪責之意;相反的,吾還有話,以釋你之疑。
人之外表,只是一種形體,它所代表的意義,僅止於,供人辨識而已
;但,若以深入的意義而言,人之外表,狺]代表著,一個人的個性

一個人的外表,除了五官的配備及組合而成,固定形象;但,在五官
的組合而成,整個形象後,珝|有,一種讓人,只可意會,不能言傳
的感受,也就是氣質。
氣質,也就是,人性配後天的薰陶,而發諸於外的,一種感受。
比如說:一個天性,愛讀書的人,他天天看書,從書本中,求知識,
而來充實,自己的內在;那麼,他令人一見,就會有,儒雅的感受,
這就是,他的氣質。
又比如說:一個天性暴戾,崇尚武力的人,他整日,爭強鬪狠,逞血
氣之勇而凌人;那麼,他的外表,很自然的,會流露出霸道,凶惡之
氣來。
勇筆:獄主的意思,是說:「人性所向,外表就會受影響,而成善與惡。」
獄主:對。
勇筆:可是,乍看獄主,實是,仙風道骨;不過,珙O從事此等,殘忍的職
司,讓人看不出啊!
獄主:這就攸關於修養工夫,能將本性之氣質控制,而不流露於外,在正道
謂之修持,在邪魔謂之禍心、掩飾。
一個修道者,若是平時,修持有素,則可將,內心深處之天性,控制
自如,輕易不流露出,內心的秘密。
而邪魔者,若掩飾得好,也一樣可以將禍心,包藏得很隱密,而使人
,難以偵測其內心,因而容易,受其所惑。
內心之秘密,天性之善惡,不流露於外,並進而加以控制、掩飾,於
正道者,乃是修氣工夫,可增進,己身道果,於邪魔者,則加其外力
;如此,你可明白了。
勇筆:弟子明白了;這是,心性修持,煉氣的工夫。
獄主:對了,哦,一談之下,竟忘了吾等,還是站著,真是失禮;仙師,請
坐下來談。
仙師:欣聞獄主,真言闡理,吾也忘了腳酸;哈……。
(獄主待衆人落坐後,轉頭對著,隨侍而來,那位還是幽魂的人說。)
獄主:你已卽將成為「善魂」,今又恭逢,絕大良機,天降寶書;命,南天
直轄武廟明正堂,飛鸞著造「三曹成道捷道史傳」。
如今,《地部》乃為闡述,「地府修真」之道,你有幸襄著,奇功不
小;還不快上前,拜見主導仙師,南天哪吒三太子,旁邊,那位是,
主著勇筆。
幽魂:小魂拜見,仙師及勇筆。
仙師:不用多禮;剛才獄主之言,你已聽明白,吾就不再贅述,在此,預祝
你,早脫待罪之身。
幽魂:謝謝仙師。
勇筆:這位師兄,我不敢受,你的禮,而且,還要請你,多多幫忙,盡述「
地府修真」之心得;襄著之德,小弟在此,道謝。
幽魂:不敢,襄著寶書,乃小魂,天大殊榮,及絕佳,晉功之機;不勞勇筆
吩咐,小魂自當,盡全力以赴,以期微得小功,早離罪籍。
勇筆:那很好,小弟也不客氣的,就此請教師兄問題,以備列入金篇了。
幽魂:請,我是,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的;不過,若有不對之處,尚請仙師
及獄主,指教是幸。
仙師:「地府修真」,吾所了解也不多,這就煩請獄主,從旁加註,解釋一
番了。
獄主:不敢;吾是當仁不讓,盡全力而為之。
勇筆:首先,我要請教師兄的是,為何你會在,倒吊小地獄,受刑?
幽魂:因我在生之時,以醫為業;但是,珒螞暵躉~人,是以,死後魂到地
府,審判功過後,發入冥府,二殿受刑,刑滿後,又發交三殿,倒吊
小地獄,受刑迄今。
勇筆:那麼,你又因何而得,將成「善魂」呢?
幽魂:因我在世時,涉獵藥性醫理,雖曾醫藥誤人,但也曾活人性命;雖到
地府,以人命關天獲罪,雖有活人之功,也難補其過,但,那些受我
活命之恩的人,狴H長生牌位供奉著,為我祈福壽。
故,我受刑之時,受此福蔭,而以刑罰去罪戾,而將福澤,蔭我原靈
;故,在我受刑之際,罪戾漸去,原靈受蔭而漸善矣!
勇筆:原來,師兄之漸成善魂,乃是因,在世施恩於人,而受人供奉,長生
牌位,以此福澤,而保原靈不墜惡障;可是,就這樣,可成「善魂」
了嗎?
幽魂:當然不是,如此;我本罪孽之身,在地府受審,判定功過後,無功而
發地獄受刑,若僅如此,則我刑滿後,就該發交十殿,輪迴轉世。
但,因我受長生牌位之供奉,上感天心,故,受特殊優惠之待遇,若
願轉世,富貴人家,則立可投生;若願向道,則必須在,倒吊小地獄
,受刑磨煉,以備晉升「善魂」,而修道。
勇筆:那,師兄怎會選,修道一途呢;如選,轉生富貴人家,則可立時,享
受人間,一切榮華,若是修道,則必須,受刑磨煉,待晉升「善魂」
後,再修道。
師兄當時,是以怎樣的心情,作選擇呢?
幽魂:在世時,我因行醫,有時須採藥草,故,足跡遍歷,名山大澤;在這
些,所到之處,我曾發現,許多神異之事,當時,我未能了解,這些
因由,而在這時,我痄F光一現,原來,這些就是,大自然的神秘,
人性的超奇異力量,也是由修道所結晶。
於是,我了悟到,欲求性靈長存,惟修大道,所以,在我有此,絕佳
良機時,就毅然為之。
勇筆:所以,師兄願受苦刑,以求得,晉升「善魂」,而得,修道之機。
幽魂:是的。
勇筆:那麼,師兄在受刑,而欲晉升「善魂」,這一段期間,是否有所得,
或者奇遇?
因為,師兄目前,雖是幽魂,但畛蘅籉部A華光外露,一股清和之氣
,油然而生,不類似,一般幽魂,重濁之氣,滿佈全身;此段過程,
尚請一述。
幽魂:在,倒吊小地獄,受刑期間,我蒙獄主教導,利用全身倒吊,血氣囘
流之際,以先天反逆大法,引導全身血氣,走經穿脈;一則受此苦刑
消罪,再則消除全身戾氣,囘我善靈。
獄主:這堙A吾可作一補充。
吾奉上天,諭旨,謂此幽魂,雖誤人性命,但也活人;受惠者,十年
如一日,供奉長生祿位,虔誠祈求上天,錫福予恩人,有此福澤,又
其本身善覺,了悟修道之機,故,特准予在其受刑之際,教以大道之
法,以期脫胎換骨,並昭天心,至正無私。
蓋,其本身並無能力,將那外來的福蔭,吸收為己用,故以苦刑,而
導引先天大法,以漸去漸進的方式,而達到晉升「善魂」的目的。
勇筆:多謝獄主補充;那麼,再請教師兄,此段過程中,師兄是否已有感覺
到,本身元靈的磨煉。
比如說:苦刑的煎熬,或者吸收,那外來的福蔭;小弟的意思是,請
問師兄的感受。
幽魂:在受刑之際,我最初是覺得,血氣囘流,苦不可當,每當經脈,受逆
流血氣的衝擊時,一切俱似成空;直到後來,我就發覺體內,似有一
股抗力,欲與逆流血氣,相抗衡,可是,我狺ㄙ鴃A如何去運用,這
一股力量,因而,我的痛苦,倍甚於前。
另外,在此同時,我又感覺到,靈臺中的意志,珔V來越堅強了,甚
至,我有期待,那血氣逆流之勢,越強壯越好。
勇筆:這是怎麼囘事;難道師兄在此時,患了一種,凡世所常見的,自瘧狂
病症?
幽魂:不是,那是因為,我發覺到,血氣雖然逆流,可是,狾酗@定的,跡
象可尋,那就可以,不用怕。
勇筆:對了,凡事不離正道,師兄有此慧根,所以,在受刑之際,而窺「道
」之理,是以,在不知不覺中,「道」生了,奇異的助力。
幽魂:是的,直到獄主,傳我大法時,我就更能運用大法,而善用那股油然
而生的抗力,以將逆流的血氣疏導,穿經走脈,培育元氣。
勇筆:因而師兄,日漸趨向,晉升「善魂」之時了。
幽魂:不敢,那倒仍須,一段時日的磨煉。
勇筆:如今,可否請師兄,對道的體認及心得,將己身的經歷,作引用而敘
述。
幽魂:我盡所知而言,不是之處,還請仙師及獄主,指教。
當我得知,血氣逆流之苦刑中,狴]涵了,道之理,我就極欲把握它
,可是狺ㄠo其門而入;因為,我只知「道」之跡,狺ㄞ鉦`入體會
,而納為己身之用,所以,我一面,以身相試,企圖得,道之進修,
終於,苦心有所得,只要有心向道,道自生。
我得知了,血氣的逆流經脈方向,因而善加利用,至何經最痛苦,走
何脈最難忍,我心堣w有了提防,是以,才安然渡過了,不少難關。
獄主:由此而體會到,「道」是一種,至正的發展,絕無W私與中斷;而若
能悟道,則可收,道之功。
以此類推,道之為道,則須去親近它、了悟它,才能融匯貫通,這就
是,最基本,對「道」,應有的認識。
仙師:是的,就如在地府受苦刑,而以先天大法,培育己身,所可運用之力
,而去對抗苦刑,這也點出了,道之理。
「道」雖隨處可見、可得,但珓D垂手可得;若,本身不付出代價,
去苦修、苦求,則自己離道,不能謂,道不生。
幽魂:多謝仙師及獄主之教示,小魂銘記於心。
勇筆:好了,多謝獄主及師兄,襄著寶書之德。
仙師:今夜就此結束,愚師徒告別,囘堂交旨。
獄主:吾亦須向,冥王交旨,也就不遠送,賢師徒了。
 

山木
來自:台北
回覆 時間:2017/6/29 上午 09:23:00   IP: 114.25.239.*

主題:
  講經堂埵禰照 地府幽魂沐聖熙
南天哪吒三太子 降 一九八0年五月二十八日
詩曰:講經說法佛慈悲。地府也能道可期。
   一片光明咸普照。修真有自澤恩施。
聖示:佛抱慈悲之心,不忍坐視地府幽魂,永久沉淪於暗無天日之中,故,
時有請命於天廷,而下地府講經說法之擧;如此,使地府幽魂,聞聽
佈道之音,而知天道之貴而可修。
因而地府雖暗無天日,但,仍常有一片光明之慈熙普照;地府幽魂亦
能沐恩,天界聖佛之慈悲,普沾恩澤,而修真有自,脫苦及時也。
又示: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《地部》,開著至今,雖僅數篇,但已道盡,
「地府修真」之過程,將「地府修真」之苦辛及由來等,詳述無遺;
雖僅擇要而著,但已可為,地府之修真,作一詳明之闡述,故在本篇
著完之時,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之《地部》亦將結束也。
如今,時辰已到,吾徒,賜飲「護靈符」。
勇筆:稟恩師,已飲畢「護靈符」。
仙師:風火輪,大;乾坤圈,放。
吾徒,啎w飲畢「護靈符」,我們就可走了。
勇筆:弟子已準備妥當了。
仙師:風火輪,起,飛。
勇筆:恩師方才曾提及,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《地部》,要在本篇述完後
,就結束了嗎?
仙師:是的,你難道不覺得,限期已無多了嗎?
勇筆:哦,是的,那麼,今夜我們的目的地,在那兒?
仙師:今夜,為師領你前去,地府講經佈道堂,參觀天界聖佛講經佈道之情
形;另外,你也可因此,向那些聽道之地府幽魂,訪問。
勇筆:地府每次有佈道講經之會時,是所有的幽魂,都會去聽嗎?
仙師:當然都會去,不過,狺ㄞ鄐@次都去,必須分梯次而去,否則,一間
講經堂,焉能容納得下。
勇筆:弟子的意思,是說:「每個幽魂,都有機會去嗎?」;比如說:那些
已判決確定之惡魂,以及那些被囚禁,或者惡性重大者。
仙師:這當然有分別;罪刑較輕者,可以一大批的由鬼役,押去講堂聽道,
而鬼役不予監視。
罪刑較重者,則由鬼役,個別監視聽道;而那些,惡孽特深者,明令
囚禁,不許提押者,則由聖佛,個別為其宣道。
勇筆:這樣一次宣道,不是要花費很大的麻煩,要勞動許多聖佛及鬼役了?
仙師:是的,天心慈憫,澤及幽冥;聖佛仙神,亦盡體,上天好生之仁心,
不忍坐視,幽魂脫苦無期,故,不辭辛苦,迭下幽冥說法。
勇筆:如此偉大的心懷,也只有聖佛才能做到。
仙師:好了,到了地府「鬼門關」口;今日,因有佈道大會,是以,門禁森
嚴,吾等,步行而入吧。
勇筆:哦,「鬼門關」前,果然時有鬼役,押解著幽魂進出;咦,恩師,押
解鬼魂出關,是作什麼?
仙師:有的是因為,已受十殿判定,投胎世間;恰好恭逢聖佛宣道,是以,
就讓他們去聽道,以增加他們的慧性。
勇筆:這可是,難逢的奇緣啊!
仙師:是的,你可見世間諸多,福慧特厚者,絕大部份是,因此奇緣而得的
;……好了,吾師徒上前,進關吧!
牛頭:請問兩位:「從何而來;欲往何處?」
馬面:今日,聖佛開堂宣道,閒雜人等,不得亂闖。
仙師:兩位將軍請了,吾乃南天哪吒三太子,奉旨著書;如今,率徒欲往講
經堂,參觀聖佛宣道之情形,以便列入金篇,尚請兩位將軍放行。
牛頭:小神久仰仙師,但是職責所在。
馬面:沒有公文,不能放行。
仙師:這是,金闕 玉旨,不知可否?
牛頭:恭頒 玉旨,跪地叩首。
馬面:大開關門;兩位請進。
仙師:多謝兩位將軍。
(進關已遠,囘頭一看。)
勇筆:恩師,這兩位將軍,還像以前一樣,說話都是,一搭一擋的。
仙師:這是因為,他倆相處日久,合作無間,是以,才能從對方的一句話中
,互相配合,溝通心意。
勇筆:這要能夠深切的,了解到對方,才能從,一擧一動中配合,這是,友
情與敬愛的融合。
仙師:是的,友情最昇華處,卽如,水乳交融;好了,已到地府講經堂了。
勇筆:恩師,人這麼多,我們怎麼進去。
仙師:我們就到,前面窗口旁,聽吧!
勇筆:是。
(於是,隨著恩師走到,講經堂最堥仇B的,窗口旁,往堣@看,只見
黑壓壓的一片,人頭鑽動;而最中央有蓮花座,上面坐著一位,寶相
莊嚴的菩薩,正在佈道說法。)
仙師:那位說法的菩薩,是「西天大勢至菩薩」;你好生聽著,或許,有助
於「地府修真」之著。
勇筆:是;菩薩說:「再談,地府修真,惟有一字真訣,卽是忍;因為,地
府幽魂不比陽世之人。
幽魂者,卽是在地府受磨煉,以求靈魂在陽世,所受污染重濁之氣,
能得淨化,而囘復,純潔之元靈;所以,幽魂在磨煉的過程中,已沒
有自主的能力,惟一的知覺,卽是,元靈受折磨的痛苦,而在痛苦中
,磨消罪孽。
磨煉是外在的痛苦,可是,元靈的淨化,珙O一種無形的侵蝕,就如
,凡世的一種,物質變化,而變化的過程,珙O由埵茈~;所以,這
種內外衡擊的痛苦,結果是,淨化幽魂,使其囘復,原靈投胎,可是
,在這其間的痛苦,是漸進漸深,愈來愈厲。
所以,忍,也必須,愈來愈長久,若果沒有,忍受的能力,那麼,將
產生一種,反效果;可是,忍,在幽魂來說,狺ㄛO自主的,不若凡
人,憑著堅強的意志而忍。」
哦,恩師,這樣說法,好似有點不通!
仙師:你說說看,何處不通。
勇筆:地府幽魂,啎w存在,地府受刑,那麼,這承受力,卽是「忍」,怎
說:「是無自主之力呢?」
仙師:你說的不錯;可是,你忘了一點,地府幽魂,受刑的承受力,只是一
種必然的,事實而已。
換句話說:「理論上,他必須忍;可是,實質上,他珣忍,無力了
。」;明白嗎?
勇筆:明白了;可是,結果呢?
仙師:那麼,你再繼續聽,菩薩說法。
勇筆:是……;「雖然,沒有自主的意識,能夠增加忍力;可是,受地府的
刑罰後,還有一種,囘魂水,那就是,在幽魂受盡折磨,欲死還生之
際,潑以囘魂水,而再振起,幽魂的生命,如此,周而復始的折磨,
而成純潔的元靈。
可是,地府修真,並不是,元靈可修;而是要在,幽魂受刑罰之際,
始能修真。
換句話說:地府修真,是指,魂之修道,可是,幽魂並不能修道,因
為,未具備,修道之基;何謂,修道之基,就是,能夠與道,相契合
,納而修之的,根基。
那麼,這根基由何而得呢;那就是,要在受刑罰的時候,獲得機緣,
或者從刑罰中,悟得進道之法,諸此種種,以幽魂之身,而晉升善魂
,如此,始有修道之基,才能在,地府修真。」
恩師,弟子聽到這堙A有一點心得,不知對否?
仙師:你說說看。
勇筆:地府幽魂之修真,乃於晉升善魂,始能可得。
而幽魂欲晉升善魂,本身並不能如世人之修道,按步就班修起;那麼
,惟一的方法,就是從受刑中,獲得,也是由苦難中,領悟。
仙師:為師再補充一點,那就是,以福慧獲得;比如說:「前一篇,所訪問
之善魂,藉世人供奉其長生牌位,而上感天心,賜予福慧;或者,本
身福慧特厚,雖被罪孽,暫時掩蓋,但,等其在地府受刑時,激發而
產生作用,諸此種種,俱可晉升善魂,而可修道。」
另外,你說得也沒錯,可是,狺ㄢz澈;再繼續聽,菩薩說法。
勇筆:菩薩說:「……可是,困難就在,<幽魂>欲晉升<善魂>的兩者之
間,以及,善魂如何,持之以琲熄i修道果;而且,最基本的問題,
雖然已知,苦難中領悟的理論,可是實際上,如何由苦難中,由定而
靜,而生慧的領悟,進道之門,珙O,地府修真的最大阻碍。
所以,你們在此,應明白此理,先在心中,建立一個信念,受刑並非
認定,你已不可救藥,而是在幫助你,解脫罪孽;然後,在受折磨的
時候,力求這個信念,能夠進入意識之中,如果能作到這種地步,那
麼,將有助益於你,早日脫離苦海。
不過,吾雖闡明法門,可是,修行狾b個人;所以,大道無時,不在
你身邊,珙搷A,如何體會了。」
仙師:好了,菩薩已說法完畢;我們可去門口,等候那些,還押的幽魂,你
就可訪問他們,對於「地府修真」的體認及看法,以列入金篇,作為
本書《地部》的終結。
勇筆:弟子遵命;……這兩位解差,請稍等,我乃南天直轄武廟明正堂勇筆
,因奉旨開著,「三曹成道捷徑史傳」《地部》。
如今,有些問題,想請教這兩位幽魂,不知可否,行個方便。
鬼役:若有公文,自無不可。
仙師:上天 玉旨,貴差可過目。
鬼役:恭領 玉旨,跪地叩首;仙師師徒,尚請恕諒,小鬼無知,現在,就
請行事吧!
勇筆:多謝兩位了;……請問,這位幽魂:「你在地府受刑,對聖佛宣道中
,所提及地府修真,有何體認?」
甲魂:小魂以前,對於所謂「地府修真」,可說,茫茫然,不解其意;因為
修道,似乎是個,很陌生的名詞,所以,更無法,實際上去實行。
可是,在受刑之時,珣`聆,聖佛金言之闡示;所以,只要能讓我有
,定靜心靈之時,加以綜合體會,想必能有所得。
因而如今,我已明白,「地府修真」之道,能夠助我,解脫罪孽,而
進入,光明境界。
勇筆:好,謝謝你;再請問,這位幽魂:「你對於,地府修真,從受刑,到
如今,的看法。」
乙魂:小魂深深的體會到,天心至仁,澤及幽冥,是以,才降大道,給與地
府幽魂修真;大道之前,令我等,在世罪孽滿身之人,羞愧無限,所
以我想,自此以後,我一定會,加倍努力,依照仙佛所指示,勤修道
理,以期進道,以免辜負,天心眷顧之恩。
勇筆:好,再請問兩位,一個問題:「直至目前為止,兩位是否,有所心得
。」
兩魂:慚愧,我尚無所得;只感覺,恭聆聖佛之講經說法,心靈,就一時開
朗,油然而思,向道。
勇筆:別灰心,天下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;只肯下工夫,依法勤修,終會有
所得,何G,佛法無邊,渡人彼岸,在此,預祝兩位,早日脫離苦海
,重見光明。
兩魂:謝謝你。
勇筆:那就不再打擾,兩位了。
仙師:謝謝兩位,解差方便;吾徒,我們走吧。
勇筆:恩師啊,我們是否要囘堂,交旨了。
仙師:當然,風火輪,大;乾坤圈,放,走吧!
 

( )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總篇數:8 
頁數:1 / 1

1

•儒心絕偽孔子學•門性放形貫中道•
•道心登峰老子學•門性引丹守元道•
•釋心參禪釋迦學•門性掃塵皈法道•
•耶心發省耶蘇學•門性化見親禱道•
•回心等命默德學•門性達淨還真道•
•鸞心虔誠關羽學•門性拔針綱常道•
•善心真假天地學•門性陰陽盡人道•